抽不到ドロシー不改名

懶癌發作ing

【鬼使黑白】Chemical Star(1)

现代paro

可以接之前的危险游戏((大概

写不出来惹先丢个以证明我很高产((不

-

夏日的闷热,难免让人感到有些困顿,什麽事都打不起精神来,世界彷彿和视线一样因为过热而缓慢波动着,一切都似乎慢了下来。月白当然也不例外,整个人就赖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仗着冥府公司难得的放假、还是有薪假而让视线完全失去对焦,偶尔才会因为过久的维持同样姿势而感到的肢体僵硬才稍微翻个身。

说到放假,月白的兄长——黑羽,可就没有这麽好运了。

两人因为工作而来到了首都东京,生活步调比上家乡秋田还要来得快上许多,虽说从农村到大都市的适应期早已过了,但月白不免还是有些怀念以前的简朴生活。

近日因为秋田的开发案,日本前十大公司之一的冥府公司自然是无法缺席,可无奈阎魔以及秘书判官皆有公事在身,实在是不得已才会派出和商业开发完全沾不上边的黑羽出马,而月白则是在黑羽各种和阎魔的死皮赖脸要求之下,才以协助公事的名义随着黑羽一同来到。

顺便一提,月白此刻是住在市区内的旅馆,并非以前的家。虽然价格比高物价的东京还要低廉些,却也不便宜。但再怎麽样,他们两人除非是脑子被孟婆的锅子砸坏了,否则在怎麽样也不会回去。

然而月白并无公事在身,只好就这样发呆。过了二十分钟,若不是月白的姿势再度改变,可能会以为时间早已停止流动。

「……」肚子传来熟悉的〝咕噜咕噜〞声,月白一把抓起一旁的手机,点开一看。

正午十二时。

下面还有一条黑羽发来的消息,内容大概是〝哥哥很忙没办法陪你了你先吃吧〞这样的内容。

月白大可以直接搭电梯到旅馆一楼,直接享用提供的午餐……但他毕竟是个怀旧的人,回到离开了十几年的家乡,多多少少会有点感情。虽然童年并非非常理想,但也多少有些不错的回忆。月白终于摆脱了懒虫一条,走到旅馆门口,门口旁侍者标准的职业笑容以及九十度鞠躬让月白不免想起了黑羽……那傢伙应该是不会这样对上司如此礼貌的吧。

想到这裡,月白砸了砸嘴。

嘛……他很坚持自己绝对没有想念那个浑蛋哥哥,只不过是没办法一起吃个午餐而已。

走出舒适的冷气房,户外是豔阳高照、温度却舒适怡人,虽然比起童年时温度又再高上了些,但比起许多地区,秋田的气候确实十分舒爽。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商店街——虽然更类似于老街,有些店舖裡会摆设着武士们的帅气装备,也曾經懷有一顆中二武士夢的月白自然是被吸引而去了。

最令月白感到兴趣的是间毫无人烟的小店,月白并不喜欢过于拥挤。

角落有个厚重的盔甲,说来也好笑,不知道为什麽,那个盔甲总有种欠揍感。一旁摆着把威风凛凛的刀,后头还有画轴,人物栩栩如生,貌美如仙,画中女子好像要飞出来似的,其他还有许多装饰,像是折扇、葫芦甚至是镰刀之类的。顺便一提,月白特别喜欢那把镰刀,不为什麽,总觉得有种亲切感。





【鬼使黑白】约束


快誇我高產!!!!

沉迷Garnidelia无法自拔

BGM:YAKUSOKU

此约束非彼约束,不对啦是这个约束才对啦不是你想的那个约束(虽然这篇文好像都可以#)。

-

「1人では届かない世界を見に行こう」

-为了见识那孤身一人无法到达的世界,前进吧。-

-

「说好了,要一起喔!一起去看外面的世界喔!」

「……嗯。」

两隻小手掌对掌,做了约定的动作。

-

他哽住喉头,想要抓住远方爱人的手由颤抖转为定格,唯一能显现时间仍流动的是带着鲜血的泪。
原本挣扎的白色身影变得毫无生息,还渗出了满片江红,但一旁的民众却是满堂欢呼,这让黑羽怒火中烧。
他想要用另一手紧握着的短刀,向每个杀了他的恶魔们刺去,一个不留。他们该为一切负责,不论是喜悦的人抑或一旁的冷漠旁观者。

他们都有罪。

但黑羽没有這麼做,务实点、他没有那麽强大。
那仅仅只能存在于幻想中,夜晚感到悲愤时幻想着的奇蹟,而且月白是绝对不会希望他去伤害人的。
他没有让心魔吞噬自我,他知道那会让他忘记初衷,由復仇转为杀意。
现在月白去了另一个世界,唯一的希望走了,他也待不久了,他想。
但现实没有给他那麽多的时间想。
下一秒,他就从背后被硬是扯走,回到罪犯的〝家〞。

-

月白死后生活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
那两人依然是百般欺凌着黑羽,黑羽也依然是成天作着苦工。只是这次,他没有了回到那间草屋的期待感以及成就感了。
为了填补空虚,或者气馁当初无法保护他,黑羽开始去距离最近的那条河旁堆石头。
据说早死的小孩是不孝的,在冥府会被判刑,所以需要在河旁堆叠起一块一块的石头,以表明小孩的孝心。
黑羽并不希望自己的弟弟死前已经遭受了无数虐待,逝世后还要被冠上不孝的罪名,况且那两人并不值得孝顺,一切都不是月白的问题。

一颗一颗把石头堆着,黑羽的意识竟开始恍惚起来。

迷煳之中,远方传来了女人的咆哮声。

「死人啦!出事啦!」
黑羽认出那是一名不配称上为〝母亲〞的人传来的,他快马加鞭,赶回自家——或许是动物的本能吧,听见熟悉的人的尖叫声,总会想要去守护,可是人是一种很複杂的动物,如果黑羽能早点体悟到这一点就好了,他或许能躲过死劫,但会更晚完成那个约定。
一路上黑羽也开始犹豫,自己到底该不该去救他们?

他们是使自己过上悲痛日子的凶手。

他们是使自己负上累累伤痕的凶手。

他们是使自己过得水深火热的凶手。

他们是将月白处死并消逝的凶手。

但黑羽依然是回去了。

推开嘎嘎作响的门板,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名卧倒在血泊中的男子。
一股噁心感席捲而来,使他喉头发出了声呜咽。
一旁的女人发现了他,随后就是一阵勐打,伴随着不知名的吼叫。不知过了多久,黑羽的眼皮开始沉重,他无法抵挡睡意。最后一幕,是那两隻佈满伤痕的小手,拉着勾勾的景象。

-

看见眼前的绝色男子,黑羽想也不想就直接扑了上去。但换来的却是手被硬生生扒开及一句「先生,请自重。」

-

鬼使黑召唤出了一把镰刀,相当锋利,可他还是随身带着那把短刀,跟生前的目的一样,都是为了保护背后的那人,儘管那人总表示自己不需要保护。

-

「所以……你要留着?」

「我不放心你。」

「欸欸?」

「我不希望你去〝祸害人间〞。」

那也不错,至少他已经成为了真正的鬼使了。

黑羽将手复上伊人,小指与小指勾起。

「我完成约定了喔。」

他哭了。

不论是鬼使黑,

甚至鬼使白。

-

烂尾啊啊呀啊啊啊

【鬼使黑白】Clockwork

我!居!然!填!坑!了!

月白轻抚着那早已泛黄的相片,眼神淨是说不出的疑问。
照片是古老的彩色相片,随着22世纪的初到来,一切纸本产物的都早已被取代。
他推算那张照片已是六十几年前的,靠着一些常识以及敏锐的观察力——他可以从泛黄的程度大约推算,还有一种直觉。
他或许很依赖直觉,生前的那个他。或许黑羽在创造自己时也有把〝相信直觉〞这点写进去吧。
跑到这个想法时,月白嘴角处的表皮组织稍微上扬了些,虽然是典型的皮笑肉不笑,但他不在乎,他不需要面对大众,只要他认为他确实〝存在〞就好了。黑羽在临终前留给了月白一大笔财产——用生前的那位月白的名义,旁人只认为他是个疯子,一个因为挚爱的弟弟死去而精神崩溃的疯子,却没人想过那位疯子是否将一切确实留给了那位弟弟。

「咯…咯。」月白的视线开始模煳,他感受到他的系统出现了一些连接错误,最后应声倒在木桌上。
在溷沌之中,月白唯一进行着的一条思绪,也是他会倒下的罪魁祸首。那条思绪是个问题,月白知道那个答案,但那就像一扇门,你知道门后藏着的是什么,你甚至知道要如何推开它,找到门后的宝藏。你却没有那份决心去坦然面对门后的一切真相。事实上,你只需要轻轻一推,门便会应声打开。

月白强制中断了思绪,再度埋起一切的真相。

-

再次醒来时,已经过了两天——月白猜的。
月白并不需要休眠,甚至进食,准确来说,他不需要人类一切的基本需求。而像这样的强制关机,只会影响月白的系统,两天早已是他的最高极限了,如果到了一个礼拜,那大概就无法再次自动开机了。
正常人在连续昏迷了两天都会思索一切的起源,但月白不会,不断的思索只会造成他的系统故障,换句话说,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正常人。
月白起身,开始搜刮实验室裡的所有一切,他几乎要把整间房子拆了,却也找不到任何零件。
月白感叹着黑羽的粗心,同时却也有些担心着未来。
这势必代表他必须接触人群,不会太多,但至少要和店员对话……或者放弃他的愿望,继续漫无目的〝活〞下去。
他宁可把自己拆了,也不要孤独但不会老死。
月白打算只穿件帽T,戴上帽子装个中二小子,就这样外出。但他无意间瞄到了牆角的那面旗子。
那是黑羽打造给他的,他说可以保护他……虽然月白觉得那只是面普通的旗子,保护他什么的可能只是黑羽表示裡面有他的爱……之类的吧。
他还是决定把它放进后背包裡,已备不时之需——这是月白硬按上去的,他觉得带着会安心许多,好像御守一样会守护着他。

【鬼使黑白】Clockwork

呜呜呜我不管我要发刀最近被插了太多刀呜呜呜(哇的一声哭出来

-

他是多麽完美。

他的弟弟。

齿轮特有的滴答声持续迴绕在阴暗的房间裡,仔细探去,你会发现整个房间只有一道模煳的光线,而那道光线反映出的是一名白髮男子……

不,那不是人类。

有大量早已成块的血迹的木製长桌,上面除了那名男子,只立着一幅相片,相片还特别表上了框,与暗室的破旧全然不同。

「终于——呼……」

发出叹息的是名黑髮男子,脸上早已是重重的黑眼圈。而桌上的男子,依靠微弱的光线,就能发现那五官是多麽的标緻立体。脸庞白皙,嘴唇则是带点樱粉,是浅笑的模样,但再仔细看点,会发现有些怪异却又无法表达的违和感。

-

「我是……?」

「你是月白,我的弟弟。」

「……合理,程式裡确实有这样一段编码。」

黑羽将〝月白〞紧紧拥入怀中,温热的泪珠滴落到了那副机械的身躯。

黑羽在颤抖,他在哭。

月白知道黑羽的行为,也知道行为背后的意义,但他无法明白。他想要给予这位赋予了他生命的哥哥一些关怀,但此时的程式似乎产生了错误,他无法做出任何行动。

只能静静地,看着一切。

-

我是月白吗?他看着镜子

是,我就是月白。

当月白一想到这个问题时,脑袋裡会出现一个声音,明确地告诉自己那千篇一律的答案。

那……我是人吗?

-

当眼前的男人奄奄一息时,月白感到很悲伤。

但那很奇怪,他确定他很难过,却没有难过的反应。

他还记得曾经有人说过的一句话。

「就算那早已不是他的弟弟,在他眼中,他依然是他最深爱的那个人。」

月白打开了房间,拿出许多未知的零件。

他要再次创造〝黑羽〞。






没了。

【论坛体】【阴阳师手游】平安京学院学生会长选举

带了几个喜欢的CP玩

-

题目:平安京学院学生会长选举政见表

【楼主】说出你的故事

灯灯灯灯~~~~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学生会长选举囉,身为前任会长的我决定要亲自让位给其他优秀人才!
不知道今年的候选人们会提出什麽优秀政见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别插楼嘿。

1L 说出你的故事

-1号候选人-酒吞童子

政见:

1、将学校食堂改建成为酒吧,让各位同学能提早接触酒精避免以后被灌醉,且费用由学生会支付。

2、不准抢本大爷的葫芦。

介绍:(By茨木童子)

挚友是位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狂放不羁的男人,势必能成为一位优秀的领导者!

从以上几点简洁明瞭的条列式政见中能看出他虽然自由奔放却也十分一丝不苟的个性!

政见虽然只有两点却铿锵有力,表现出他的满腔热血!

把票投给挚友,让他成为学院的王者吧!我们平安京学院正需要这样强大的男人!

2L 说出你的故事

-2号候选人-大天狗

政见:

将所有课表更改为追寻大义。

唯有大义,才能引领吾等走向未来。

介绍:(By青行灯)

一个字,帅。

为人正直,将一生倾注于追寻大义上。

像这样只愿意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的妖,会是你最佳的选择。

3L 说出你的故事

-3号候选人-妖狐

政见:

1、经常举办对外联谊,以扩展学院生们的人脉。

2、不用穿校服上学。

3、完善处理财务,不用于推广不良嗜好行为上。

介绍:(By青行灯)

相当重视人际关係,希望每位学院生们的成长过程都能有许多知己。

不用穿制服我们内心渴望翱翔天际的制服更被评为创世之举!

4L 说出你的故事

-4号候选人-萤草

政见:

于任期内能完全保障学院生们的安全及健康。

跌打损伤能治疗,别校挑衅也能击退,学院生们有愈矩行为更能给于教训。

介绍:(By青行灯)

在敌人伤害同伴之前先把敌人打趴。

有句话说:预防胜于治疗,势必能完全保障全体师生安全。

为人果断,说一就一,说八七就八七,没有第二句话。

外表虽然柔弱,内心却是无比强悍,像这样勇敢的小姑娘,势必能让平安京学院引领到另一个境界。

5L 说出你的故事

-5号候选人-青坊主

政见:

服装要求降低为有穿就好。

师生有特殊需求可办法会并超渡。

介绍:(By青行灯)

政见简明扼要,不过于複杂,且服装标准降低,显现出了他仁慈爱民、愿意关怀弱势的高贵情操,甚至愿意为各位师生办理法会,相当多才多艺。

相信他的关怀,能让学院生们在充满爱的环境成长的。

6L 说出你的故事

-6号候选人-青蛙瓷器

将所有经费投入在公益彩券,大笔的投资,势必代表着大笔的收入。

(如没中,未来活动则全部取消。)

介绍:(By青行灯)

投资方法百百种,选择公益彩券,在投资之馀不忘支持弱势。

他的善心,绝对可以带领我们继续前进的。

7L 说出你的故事

候选人全部介绍完毕!

以下开放讨论。

8L 沉迷套环怎麽了

hhhhhhh@来碗汤吗 妳看看

9L 来碗汤吗

2333333没有正常的啊

10L 妖刀

想当年,我手拿着两把西瓜刀,从南天门一直砍到蓬莱东路。来回砍了三天三夜,是血流成河。可我就是手起刀落手起刀落手起刀落,一眼都没眨过,谁当选我想都会被砍。

11L 说出你的故事

刀刀好恐怖(o゚ロ゚)

而且不是西瓜刀吧

12L 妖刀

反正我觉得药丸。

13L 女王大人

哎呀呀、这不是很有趣的吗?

14L 生死一念间

阎魔大人……上课请别用手机。

15L 女王大人

那你陪陪我?

16L 生死一念间

好的……

17L 冰雪奇缘

我的老天鹅啊,我到底看了尛

另外猝不及防一口狗粮

18L 狐媚众生

楼上,妳应该说我的老天狗啊

19L 不是咸鱼

狗子当上会长吾不就变成小白脸?

不行不行不行

还有楼上出来单挑。

20L 明月

2333333

21L 花鸟相闻

2333333333

22L 不是樱花

2333333333顺便@不是桃花

23L 不是桃花

噗wwwww这什麽选举

24L 弟弟最高

蛮好奇去年青行灯用什麽政见当会长的

25L 炸弹少女

这麽一说我也很好奇@说出你的故事

还有楼上ID= =@冥界引路人

【阴阳师手游】雪女:我就不說話看著你們裝逼


-

30、

我现在躲在红叶的房间裡。

不为什麽。

因为除了晴明没人能进来,但是除了阿爸自己的房间隔壁源博雅也不准他去别人房间。

喔对了,我会进来是有原因的。

31、

是这样的、一小时前我躲在鬼使黑跟鬼使白的房间旁边,头上戴着山兔旁边跟着椒图和童女和红叶。美名其曰落实性教育,说穿了只是来找本子内容的。

然后呢?之前不是说了孟婆更新?

整间寮都突然安静了,我头上也跑出了沉默印记……喔cnm,结果因为那个大大红红的东西就被发现了。

其他人呢?因为都二勾他们两所以不敢动手啊!

我cnm我也才三勾,还被上沉默,感叹妖生为何如此曲折啊。

喔对了,我先想想怎麽淨化。

这破寮没有雨女,八百比丘尼点不到被动。

这破寮吃枣药丸。

32、

姑姑爆击99%了。

终于感觉真的有撑到爆击了((掌声鼓励

33、

上次最后是一回合过去了我的沉默才消掉……感谢神乐阿妈的协助。

还附带攻击增加20%

赚。

34、

阿妈肝到衣服了。

然后就弃寮了。

WTFFFFF?

35、

阿妈领了初级非酋,拿去连抽结果出了女王大人阎魔大姊姊。

……怎样都好去阻止判官写〝死〞字好不好?

我有盾不代表别人有啊。

欸原来这寮有判官的吗?

36、

阿妈沉迷球女奥莉安娜。

不知道是谁反正感觉很酷。

37、

我们一致认为妖琴觉醒很丑。

搞的好像重金属乐团键盘手。

一个清新素雅大美人变成重金属乐团团员的反差萌真的是一点也不萌。

38、

阿妈有几个特别不喜欢的妖。

举凡饿鬼跟二口女,阿妈是吃货,她一个人吃了我们三分之一的伙食费。

我们只能养一个吃货。

39、

再来是长的丑的。

像是巫蛊师还有巫蛊师最后还有巫蛊师阿妈都不喜欢。

我的老天狗啊怎麽又是你。

40、

阿妈又抽出一个雪女。

拿去返魂了。

一个寮只能有一个雪女。

\庆祝30Fo/ 佔tag抱歉

感謝小天使提醒那麼來點文吧✩

车不太行,要点可以,但是不保证不会翻;w;

如果没人自删なのです˙_˙

不管是催之前的还是给建议都行哟ξ( ✿>◡❛)♡

雖然沒tag可是AhriSona和突然很萌的CamilleOrianna也可以w

【阴阳师手游】雪女:我有句——唉讲了也没用


微CP※

14、

姑姑的爆击已经92%了,

虽然草拔拔的50%感觉比较高,不如说92%爆击有跟没有差不多。

阿妈怀疑她撑的是假的爆击。

拜託,妳的SSR也是假的SSR,

妳的招财猫也是假的招财猫。

妳的返魂香也是假的返魂香。

妳的效果命中也是假的效果命中。

妳的22连抽也是假的连抽。

阿妈我觉得妳可能是玩了假的阴阳师。

15、

庆祝台服终于出了八百比丘尼。((洒花

以后可以打森77…欧不,是吸血姬了吗?

噢抱歉我忘了那25%是假的。

16、

有一个赏樱活动,一个月过去了,阿妈想帮自己换衣服,于是开始不停不歇的肝,用那不知道为什麽那麽多的6500个寿司肝。

今天出了两个结界卡,都是六星葫芦酒——

我终于了解阿妈的SSR真正的功用是什麽了。

可以,赚。

聚茨木生酒吞嘛。

17、

可是阿妈比较想要灯灯灯灯和刀刀。

因为她都被对面虐爆。

18、

阿妈今天画符写了一个刀。

来了犬神。

19、

阿妈:Gan。

20、

阿妈认为这是在暗示寮裡没什麽CP的组起来。

因为二个裡抽不到半个。

所以也不太会发生被寮裡的不孝子逼去求碎片的情形。

21、

讲到求碎片……

隔壁的源博雅还没求到雪女跟萤草。

但他表示自己至少求到晴明做媳妇了。

雪女并不想吃这碗狗粮并一脚踢翻了还送了你暴风雪。

22、

8%命中率几乎100%。

那爆击呢?

23、

孟婆改了后技能比阎魔还要阎魔。

阿妈感觉很OP。

24、

难怪最近寮裡安静那麽多。

特别是晚上的时候。(冷漠.jpg)

25、

阿妈是个38岁(等)的阴阳师。

今天斗鸡上了三段。

重点是妖琴拉条速度只有180。

对,就是拿孟婆之前的御魂。

孟婆:喵喵喵?

26、

阿妈没有好的魍魉。

所以是魅妖白。

因为阿妈发现妖琴的溷乱根本上不去而且没爆击位就放弃了鸣屋白计画。

今天硬把3v.s5给打赢了。

反正就是又魅又痛就对了。

对了,妖琴是装返魂香。

27、

阿妈最近才练起来鬼使黑。

也硬是肝到了五星。

顺便一提,御魂是四破事二心眼。

两个愿望一次满足?

28、

还好我目前过着安逸的养老生活。

不然我的雪球可能会成为mmp的形状。

我才不会承认我的枕头下都是腐女红叶执笔的小说呢。

什麽黑白骨科啊博晴啊夜青啊酒茨啊我通通都不知道。

跟我的胸一样真诚。

真的。

【鬼使黑白】你不弟控没人会说你是妖狐(1)


别理题目系列。

-

又来了。
又是那种感觉。

明明是樱花纷飞、温暖怡人的春天,彷彿将有美好的事情降临于身上、心之所愿也终能达成——啊啊、那是何等美丽的景象?
但此刻的鬼使白不这麽认为。
那灼热的目光彷彿早已看透了自己,从身躯至内心的一骨一肉都被目光牵制,更是戏谑地扫过全身,不需要任何肢体碰触就让白有些难耐——
嘛,用草爸的话来说,叫做视X。
白有些无力地瞪了一切的罪魁祸首,可那人的脸庞却总是系统设定的那样面无表情,连目光也是随着回合的进行而更换方向,让他不禁怀疑,难道只是自己一厢情愿?

「白!出控!」

完了。这是鬼使白在短暂反应时间内的唯一念头,但他可没有就这样愣住,他不想就这样败给他——
「かんきしょうこん!」

「……欸?」

怎麽了吗?大招确实有顺利放完啊?

「那个…小白、」

「你的毒跟控怎麽都没叠上去啊?」

「…欸?」
白仔细看了对面的每位式神,确实都没有熟悉的标示。

-

「呼……今天的斗技有些吃力呢~对吧蛙先生?」山兔一晃一晃地趴在〝蛙先生〞的背上,虽然山兔嘴上这麽说,但累的人却都是那隻口水蛙。
听闻这句,鬼使白有些羞愧地低下头,为今天的失常感到抱歉。不只自己,许多式神也都因此多了很多伤口呢。
〝#&%$@@︿︿@&&#%$#$%%#####〞←鬼使白的内心状态。

回去跪洗衣板!!

-

我要打lolQAQQQQQQQ

电脑大大别傲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球女专精啊啊啊啊啊呀啊啊

【鬼使黑白】World is mine

世界第一的王子殿下√√√

✩喵化

BGM:ワードイズマイン(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

仍然不忘传V家教なのです

-

洒进房内的是清晨五时的曙光。

黑羽平时自然是不会那麽早起的,至于为什麽会那麽早……他自己似乎也说不上来,比起那道异常刺眼的阳光,〝想起床所以就起来了〞——这似乎是最合适的理由吧。
反正黑羽有种感觉,好像不起床就會怎样似的。
〝反正弟弟又不会怎样。〞黑羽暗自嘲笑道。
而事实上,被黑羽料中了,月白确实有〝怎样〞,不过对他来说,是往好的方向啦——
有一双毛绒的耳朵在月白头上,因为清晨的冷空气而微微颤抖着,身体也蜷缩成一团,试图抵御寒冷的空气。
黑羽看了有点心疼,他忍住了摸摸那对耳朵的冲动,反而在帮他加件棉被、拥入怀中,用体温让他能获得一些暖和。
「唔嗯……」似乎是因为温度的变化,月白的双眸被大脑命令、张了开来。如果可以,他真希望不要睁开眼,一方面是贪睡的念头在他脑裡环绕着,而另一方面,是不想面对接下来的事——他的直觉告诉他的,月白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觉。
月白一醒来,第一个感应到的自然是那对温度敏感的恶意,这八成又是自家不正经哥哥的恶作剧吧…可惜不是。他宁愿相信这是黑羽不知道哪裡找来的头饰,而并非…他真的像一隻猫。
「白?醒来了?」
「……」
月白并不想面对现实。
「嘛……往好处想嘛——」
〝还有能比这更坏的吗〞←月白心裡是如此吐嘈的。
「你没有尾巴啊——」
〝太可惜了!!!〞←黑羽心裡如此呐喊。
「……?」好奇心会害死猫,月白亲自体悟到了这句话。因为黑羽的话语,而让月白的手不自觉地往尾椎处摸去,以检视黑羽的话语是否正确。确认事实后,月白才发现了自己方才的动作是多麽的…可爱?还顺便告知了黑羽——自己刚才是在装睡。
于是月白决定把自己埋在棉被裡,并不想面对现实……他刚才听见了一声调笑,而这使月白的双颊不自觉地泛上了潮红,火辣辣的。
顺便一提,月白害羞时头上的猫耳也会自然垂下,黑羽瞧见后、硬是忍住了想要一口咬上那对猫耳,细细舔舐并观察爱人的反应,但他很了解月白的个性,如果照做,可能要睡一个月的沙发吧。(虽然黑羽撒下娇就好了)

-

明天要去比赛了紧张紧张

会坐4~5个小时的游览车,可能会在车上继续更(如果我没晕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