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不到ドロシー不改名

懶癌發作ing

【劫慎】遊戲可以輸,你什麼時候才要上了他

今天做為版本路霸的大長腿黑絲女神朵拉女王大人來到了召喚峽谷,看到隊友及對手時,她的反應是——

「GAN。」

她並不想打一打身上就有了盾。

然後就遭受閃光攻擊而死。

-

事實是上路慎v.s劫。

而中路是黑絲冷豔性感美艷絕色無雙的星朵拉v.s怎麼了很正嗎可我啥也看不到的李星。

可是這也沒有比較好。

她並不想去上路吃兵時還要無視旁邊草叢的奇怪聲音。



-

「唉你們行了兩個別玩哈哈哈來追我啊哈哈哈我來追你囉的遊戲了!」星朵拉此時散發著紫光的雙眼都成為了白光。

事實就是慎一直E走而劫一直用影分身追上。

氣得星朵拉把慎QE到了劫面前。


「小子啊別說你大姐不幫你。」

劫比起了拇指。


GJ。

然後就是一連串的不可描述。




求星朵拉的心靈陰影面積。

【鬼使黑白】るりらるりらの子守唄 (1)

想用各种歌曲形式写文,所以这篇本身是完结的说✩

-

「るりら——るりら……」
歌声终止之时,月白也已迈入了梦乡。那歌声彷彿拥有魔力,抚平了月白的一切伤痛——不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是。

像月亮一般温柔地抚摸着月白的内心。安稳入眠后、也忘却了一切不愉快。

-

「哥哥……」洁白的银髮被鲜红所玷污,背上绽放一朵朵的腥红之花。
他无力地呼唤着那人,可无奈眼前只是一片模煳的血红。把颤抖的手卖力伸出,换来的只是更加无情的踩踏。
「好痛……。」疼痛彷彿要将月白撕裂,从最深处地一点一点破裂。他试图去遗忘,但累累伤痕却不断提醒他此刻的状况。

「……。」一切都结束了。

月白再也感觉不到疼痛了。

耳畔彷彿还是那段歌谣,迴绕着、迴绕着,与这世界一起不断迴绕。

是因为死亡而对疼痛麻木,还是深爱之人的歌声呢?

「るりら……るりら……。」

-

「该怎麽说呢……」

「你的哥哥确实很在意你啊——那首歌很难唱的,让你死亡的那一瞬间能那麽平静也是了不起呢。」

-

鬼使黑不经意地哼着歌,手大剌剌地挽着鬼使白,配上那副欠揍的走路姿势、让人感觉漫不经心,更不要提他还在工作期间偷懒的这个事实了。
一旁的鬼使白则是无言,被身旁人硬拉着一起偷懒,还要被迫残害自己的耳朵,他突然有种想用小鬼砸这傢伙的冲动。
「るりら~~るりら————」

鬼使白愣住了。

在他人来讲,那只是个旋律诡谲的曲调。
那歌声绝非妖术,它触及了白最内心深处的那层黑暗,然后加以暖化。鬼使是没有灵魂的,可是鬼使白觉得——好像有什麽东西在自己内心融化了。
月白早就已经死去,取而代之的是〝鬼使白〞,但此刻、好像有什麽东西,在月白眼前与现实重叠着。
「喂……?白?」鬼使黑有些担心地望着他,「怎麽哭了?」
啊啊、是泪水啊。
鬼使白自觉羞态地抹去自己的泪水,抬起头来、正好对上了那彷彿拥有宇宙万物的眼眸。

「……不知道。」

〝我不知道为什麽会这样,但……那很温暖,真的。〞

-

✩子守唄:摇篮曲=lullaby,除了摇篮曲也有安魂曲的意思。

没错lullaby是我以前的名字

我发现我好像写不了文言的感觉(啧啧

最近一直被蚊子gank好烦

【劫慎】No title

「師兄,嫁給我吧。」

「……?///////」

「你看看——」

.

.

.

.

.

.

.

.

.

.

.

.

.

.

.

.
「我買了一個多蘭戒給你。」

「……滾。」

-

不覺得劫會是做這種事的人嗎XD

400元廉價多蘭戒,你,值得擁有。

【鬼使黑白】夢と葉桜


BGM10題第一彈

https://m.youtube.com/watch?v=SeINrH9Bsb4

BGM見題或網址

可以看作是上篇的接續或番外…吧?

中譯:夢與葉櫻

然而此篇跟櫻花妖沒啥關係

-

1、

白櫻落於頭首之上,為白髮增添一絲生命,從已凋零的櫻花至雙腳、一片素白。
櫻花於最為妖豔之時,不同於他人的逐漸衰老,而是直接邁入終章,飄舞於空中。就算如此,她也擁有比他人更為豐富的一段曾經。

那一片片雪白引起了鬼使白的注意,以蒼白的雙手捧著一樣毫無生息、落下的飛花,接著摸了摸已滿是櫻花的頭頂,不經意地笑了起來。
頃刻後、像是尋找罪魁禍首般地抬頭仰望櫻樹,發現已有許些翠綠在枝條上傾吐著------

紛飛舞落的花瓣呢喃著,不曾忘卻的話語。

「會為了你付出一切的。」

2、

暑氣蒸騰之時,雖然已是夜晚,卻仍讓鬼使白難以入睡。
溫熱的夜風撫過雙頰,坐落於櫻樹下,原本幼小的葉櫻此時已綠意盎然,取代了原本的蒼白。
明明是一片生機,鬼使白卻意外地感到憂傷。
那一輪明月藏入雲中,收起了那唯一的希望。那份記憶始終困擾著鬼使白,有如泡沫幻影般飄渺虛無,卻又真實的不真實,不論在怎麼努力,那抹黑影也只是如曇花一現般,隨即消失。

此刻的葉櫻失去了白色後,只是沉默不語。

滾滾淚水滑落臉頰,似乎是確認著他的情感。

3、

有如這平靜的一川河水, 再度盛開的雪白櫻花依然細語著。
眼前的暴戾少年此刻流露著數不盡的溫柔,口口聲聲的〝弟弟〞讓鬼使白的心已漏了好幾拍。

但他依然抓不住那些東西。

「不用那麼在意那些東西,那些記憶我一個人承擔就夠了。」

4、

因惡夢驚醒而不眠,獨自一人漫步於溫和的風中,再度回到那顆櫻樹下,心中似乎有什麼甦醒了過來。
惡夢的景象為何,他早已心知肚明。
但他不敢面對。與其說那份記憶太過於沉重,不如說害怕這份戀情再度被喚起。

那尚未知曉的花是一份戀情,若是綻放便凋零,不如就維持現狀------

那雪白櫻花的季節,只存在於恍惚間的夢。

-----5-----

那彼方並非空無一物,兩人也非只能相逢無數而無法如願。

我們的生活,死後才正要開始呢。

6、

「我喜歡你。」
「愛戀的那種喜歡。」
「所以請讓我為了你付出一切吧。」

「…你笨蛋嗎…」
「我等你這句話很久了!」

寂寞是一種病,讓人撕心裂肺,但只要有兩個同樣有這種病的人交互感染,就會痊癒。

7、

鬼使白不知道為什麼,他對白櫻總有一種特殊的情感。

「如果你真的堅持要聽……」

「你死後,我把你埋葬於白色的櫻花樹下。」

8、

夢中場景與現實重疊,雪白櫻花與黑色身影,鬼使白依偎於後者的懷裡,那是一份十分不同的安全感。

恍惚間,沉沉睡去。

不論是人是鬼,只要感到安全,就會十分放鬆。

只要在你身邊,則一切安好。

-

葉櫻:櫻花凋謝後長出的櫻葉

-

偷偷慶祝出了第二張茨木寶寶,不知道能不能引來酒吞

【阴阳师手游】式神们对作死又中二阿妈的抱怨(2)


萤草视角レラ✩

本篇别名:想吃粮又受不了寮裡的基佬们整天放闪要怎麽办?

本篇鬼使黑白、酒茨,微觉草0u0b

可以理解为暂停画面→(´・_・`)

-

哈囉各位,我是本寮只仅此于姑姑的扛把子萤草,什麽SSR通通都能被我一蒲公英叮到生活不能自理连爸妈都认不出来(

咳咳(´・_・`)

好吧没关係我的开场白可能有点吓人了,不过没差,这个系列就是阿妈假高产真耍废的产物…我自己认为啦。
这东西现在是第二部嘛,那我去看了、不对,是一不小心手滑看到第一部月白大大写的,我只能说真心跟你说…
帮你QQ

(´・_・`)

所以阿妈拚出了几个小黑?
我能很明确的跟你们说,
4个(´・_・`)
没错,4个(´・_・`)

额抱歉不是4个鬼使黑,是4个碎片(

(´・_・`)

阿妈沉迷妖琴师无法自拔(

月白大大!我已经把袖子卷起来了!连枫叶也换成了100公斤的蒲公英!随时都可以作战(#`Д´)ノ

(´・_・`)

我会这麽挺鬼使白真的不是因为我和觉还有众多女式神都想吃黑白骨科粮だよ✩
虽然4个鬼使黑碎片x鬼使白就够让人遐想够闪了hhhhhhhhhhh

咳咳(´・_・`)

好的我们回归正题,现在前有元宵节后有情人节,我的墨镜却还没到货,在这种日子裡因为大部分的CP都组成了的缘故,小草跟觉实在很难过,只好相依为命啊QAQ~额我们之间的友谊是纯洁的啊------对不起不是茨木那种挚友关係,对了不知道这天gay吞又会收到多少挚友卡呢科科。
不过他们还是照闪不误(#`Д´)ノ
一个整天「挚友啊快来支配吾的身体吧♡」一个又在那边死傲娇嘴巴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信不信爸爸我把你们打到整天只能黏在一起(´・_・`)
其实小草我是很想找座敷和凤凰火来直接一把火烧下去的,可是她们聪明而且不用整天找人输赢早就订好了墨镜,最重要的是小草是木属性怕火(#

最后我发现写废文真的好麻烦,sb阿妈^_______________^

墨镜:妳渴望力量吗?

【鬼使黑白】Forget(1)


HE,短篇格式

-

真可悲啊。

我只是被禁锢在回忆裡的傻子。

明明我比谁都清楚,他早已不是我的【弟弟】了。

他比我先行离去,再次见到他时。

我体悟到了。

我亏欠他实在太多。

太多了。

多到他愿意放弃过去的所有,毫无留恋。

而我呢?

嘴边总是嚷嚷着会为了他拚上所有一切,却反而造成了他的麻烦?

真可悲啊。

快点回到现实吧。

他已不是月白,自己也不是黑羽了。

-
毀氣氛レラ
-

「醒醒吧!你沒有弟弟!」

【阴阳师手遊】式神们对作死又中二阿妈的抱怨(1)

多CP,OOC,鬼使白视角。本篇鬼使黑白。

-

哈囉大家好我是鬼使白,今天我要来说一个寮裡阿妈真的是没有最狂只有更狂的故事,咳咳,谷什麽阿什麽莫上身了。
直接进入正题、我们的阿妈原本是沉迷LoL的,后来是因为某肥宅(划掉)实况主工商了这个游戏才开始玩的。而我们阿妈是属于一日入坑终身入坑的类型,你问怎样算入坑吗?咳咳、我们阿妈玩游戏通常有几个阶段,一个礼拜→一个月→一年→直到公司搞砸了一个游戏(不)通常能坚持到一个月以上就差不多要拍拍手了,但是凡事都是有例外的嘛。
举例来说、阿妈一年前很疯的ラブライブ,一款音乐游戏,而那款游戏也有所谓的抽卡及养成部分,也就是说打SM活动的时候FC没个毛用,UR才是王道(QAQ)。而我们阿妈那个时候似乎是体会到了自己脸太黑,就老老实实地集5张欧洲券(80%SR 20%UR)好不容易集到最后,终于出来了~~SR✩
于是阿妈就爆气删了游戏,彷彿300等帐号什麽的一切都是浮云。
而脸黑阿妈玩阴阳师时则是遵循了实况主的建议------刷首抽,而我们天真(咳咳)的阿妈以为首抽SR雪女~~就没刷首抽了,事后阿妈蓦然回首发现自己已经10几等了,而懒人阿妈很懒,是没有最懒只有更懒那种,就乾脆认命玩下去了。
阿妈妳脸又黑又懒妳儿子担心妳啊。
而我是大概阿妈20几等才来的,还是一片一片碎片集出来的,原因还是阿妈觉得我很漂亮……?(X)不过我不意外,看到姑姑的天翔鹤斩3等还有一隻茨小木就知道阿妈此生的欧气已经没惹,通通没惹。在这裡手动帮阿妈QQ
刚刚我们说到阿妈很懒,真的很懒,更烦的是还沉迷那个实况主到一个不行。
某实况主:每个人都至少要有一张鬼使黑……除非你有姑获鸟,姑姑比鬼使黑稍微好用一点。
后来剪辑影片的MOD还打上了一个姑姑>鬼使黑的图片。

阿妈:喔喔喔我抽到过3张姑姑我484不用特别挤黑车惹!

所以现在我正努力用眼神杀想办法让阿妈拚出一隻也好。

我真的不是想他。

真的真的。

我绝对没有对腐女阿妈有什麽期望。

当初我们两人在剧情出场时阿妈还傻笑了很久差点流鼻血呢啧啧(划掉)

阿妈妳要让妳貌美如花(划掉 取自阿妈)的小白独守闺房吗QQ(整句划掉)

阿妈妳就算脸黑但是勤能补拙要勤劳点rrr

……
我到底写了什麽。

废物阿妈。






【劫慎】G.A.M.E. vol.4

◎「無情的舞台,總是愛好著殘酷的旋律。」

◎「但這不同、這為〝你們〞而生。」

我填完坑啦~((撒花花

-

頭痛欲裂的感覺令劫非常難受,於四肢末端送至腦部的麻痺感更是雪上加霜。

劫嘗試動了下右手,卻發現被一團硬硬的石塊限制住。

……是石膏啊。

「劫?醒來了嗎?」

慎?

不對,還有別人。

「師弟------!」

劫的身體微微顫了一下 。

「你再裝死我就------」

「好好好我起來------哎呀……疼---」

因為剛才的動作過大,導致傷口又再度裂開,甚至還在床上滲出了血跡,

「喂劫你快躺下!」慎大喊,「阿卡莉……你呀、」

「喔、喔呀,哈哈……」

阿卡莉皺了皺眉頭。

-

最近劫一直覺得這個〝世界〞有些奇怪。

不是說哪裡改變了。

而是哪裡沒有改變。

-

最近慎一直覺得〝劫〞有些奇怪。

不是說外表或性格上哪裡有問題。

而是覺得他不屬於這個〝世界〞。

-

之前阿卡莉就一直覺得哪裡有些怪怪的。

不只是整個世界,或是他人。

甚至連自己都怪怪的。

-

「慎……如果、如果……嗚…」

「怎麼了------笑一下好嗎?」

手心撫上那一頭柔軟的白毛,另一手則溫柔地擦拭著眼淚。

「哭不適合你喲,所以呀、不用擔心。」

果然還是想太多了吧。

-

「只是相信著,打敗你就是一切。」

那股力量的魅力,靈魂動搖著。

-

墮落於黑暗。愚者為之顫動。

一同將和平的蒼穹、

破壞殆盡。

-
「今天就將影流趕盡殺絕吧。」

「為了愛歐尼亞的均衡……」

「為了瓦羅然大陸的均衡……」

「為了世間萬物的均衡。」

「倘若〝那個人〞知曉一切。」

「〝義舉〞也將受到影響。」

「精心策劃、完美安排的〝滅絕〞。」

-

灼熱的淚水自臉頰隨著羽翼落下。

嘆息的焰火,也無法融化逐漸冰冷的內心。

逝去的〝慚悔〞被狠狠踐踏。

倘若連〝感情〞及〝承諾〞也視若無睹。

背棄虛假的光明------

向黑暗真實的力量疾馳而去吧。

舉起手刃,向愚者揮舞而去吧。

為了抵抗這宿命;為了自身的憤怒。

-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劫高聲尖叫著,伴隨著鮮血的溫度。

與盔甲相同的顏色襯托了此刻的劫------〝Devil〞撒旦,憤怒原罪。

血色的溫度暖和著劫的淚水,被背叛的痛苦撕扯著劫的理智,現在的他已趨近於瘋狂。

影流之主拎起頭顱,往暮光之眼丟去。

「你們的計畫沒有達成……不對、你、你不、不知道吧…哈哈…」劫粗喘著氣,胸口隨著憤怒及懊悔上下波動,「哈……」

劫猛然起身,頭有些迷迷糊糊的,手往自己所坐的位置摸索------

「床……」頭好痛。

夢嗎?

也太長了吧,感覺又再渡過了一生。

然而身上的冷汗說明了一切。

還是個惡夢呢。

太過真實的虛假讓劫不知所措,甚至有些貪戀夢裡的美好,但思索起某些畫面,讓劫的頭又再次疼了起來。

『系統提示:您已被召喚至召喚峽谷,請做好準備,30秒後立刻傳送。』

「真是的……」劫揉了下太陽穴。

魔法真麻煩。

-
-

今天的對手是他呢。

慎回憶起那夢境。

或許破鏡重圓……不是不可能?

希望呢。

-

阿卡莉賴在被窩裡,左右翻轉。

那夢一定是真實的。阿卡莉不知道為什麼,對這一點未曾懷疑過。

但如果是真的……

臥槽,慎師兄爭氣點啊,別被壓在下面。

阿卡莉見過凱能和提摩的各種互動後對這啥事已經有特殊的反應了。

EnD-4【True EnD】

-

-

基本上G.A.M.E.算是個人目前腦洞中最喜歡的世界觀ww但是整體構思時不算很完整,所以有點bugQQ

看不懂的孩紙們過乃,一個一個解釋w:

1、阿卡莉、劫、慎是【作同一個夢】。

2、vol.4的開端是上一次在vol.3留下的傷,在重新開始一次後依然留著,然而卻讓劫昏倒了。

3、阿卡莉發現這是一場夢、及輪迴是從劫喊疼那一句話起。所以阿卡莉皺眉頭不是因為慎偏袒劫,而是跟慎一樣的懷疑,但是阿卡莉一開始懷疑就馬上驗證了。

4、慎懷疑的原因是他們在夢裡的【真實的情感】,然而那些情感平常都是不曾表現的。(除了幼年劫對慎的感情)。但阿卡莉懷疑的原因是劫的傷。劫則是因為對之前輪迴的一些記憶。

5、劫懷疑的慎也有懷疑,反過來說也通,但是阿卡莉的心思更為全面。

6、vol.1的魔導師只是打醬油但是超強,還是神助攻√

7、愚者暗喻著【均衡】。(取自劫的語音)

8、devil是惡魔,同demon,但D大寫為Devil時作【撒旦】

9、這次輪迴成功是因為劫發現了真相(True)並接受其。

10、寫到【破鏡重圓】這個詞時快笑cry((不。

11、劫會覺得這個夢很長是因為輪迴好幾次的關係。順便一提,如果他沒有到達這個結局,就會變成【永不完結的夜晚】。

12、除了劫的其他兩人都沒有和打醬油的魔導師見面過。所以整個劇情都是圍繞著劫ww

13、整個G.A.M.E.由劫的一句語音而來。

總結:阿卡莉超強。

可能會寫個番外吧。

可能。

有問題再問吧●ω●((賣萌

【劫慎、刀E】This is why we regret------(1)


-
一樣是練合唱跑出來的腦洞((X

-

【劫慎】

-
「A sound of regret.I heard.」
-

-
我從不怨恨,告訴我、那句話。
-

-
你是恨、抑或後悔?
-

-
緊握手中的魂刃,心中的溫度彷彿燃起了一絲希望。
-

-
我很抱歉,我的無知。
-

【刀E】

-
兩敗俱傷的結果,帶來的是?
-

-
或許這是個錯誤。
-

-
或許我們一開始就不該在一起。
-

-
我很抱歉,不能保護你。
-

-
匕首上的腥紅溫度,遠不及你的雙手。那份體貼、那份信任。
-

-
「A sound that celebrates,and speaks why we believe.」
-

-

唱歌真的是個很不錯的東西rrr~~~~

先這樣☆

【劫慎】饒恕

-

◎採用Vocaloid七宗罪系列的[部分]設定

◎上個月日本才出貪婪小說

◎小說沒補完

◎強行HE√

-

1、The golden key

最近影流怪怪的。

慎是這麼想的。

雖然大多數人認為影流是「暗影」的存在,但他們並不會無緣無故地到處討伐,影響愛歐尼亞的人民生活。

至少之前是這樣的。

無緣無故的性情大變,令慎感到十分疑惑,但一想到劫之前血洗寺廟的行為,心裡也不知不覺地將其合理化。

在等待看看吧。

『等待?這真的是你想要的?』

未知的聲音,但慎卻知道、

那來自〝惡魔〞。

『呵呵,聰明。我是憤怒惡魔---賽特。』

慎感覺腦袋中浮現出了一個畫面。

一把閃爍著金光的鑰匙。

-

2、The truth

「所以說、影流之主、惡魔...?」

『不錯、而他是被〝傲慢〞給附身了,當然有沒有簽訂契約我就不知道了。』

「簽…契約?」

『看來你還對這個世界觀不大熟啊…』賽特的語調帶些苦惱,『惡魔比人類高等,而大罪之器裡儲存著惡魔,所以他渴求著……』

「力量。」

3、Ira

「這裡……就是影流了。」昔日的均衡。

慎將手裡的金色鑰匙(The golden key)抓的更緊了些,胸口也因為憤怒及緊張而上下起伏。

『不得不說,還挺漂亮的嘛…』賽特有些故意地調侃,雖然慎知道賽特的用意,但他的內心卻升起了一股怒火 。

『去吧、依照著你的情感。』

4、The lied

賽特隱瞞了〝The golden key〞的力量。

但慎本身根本對劫沒有恨意。

『搞不好會直接被殺掉呢(笑)』

對劫來說,最大的阻礙就是慎。賽特是這麼認為的。但是因為大罪之器可以將人改造成後天的〝HER〞(Hereditary Evil Raiser),在加上過去的恨意,要發揮傲慢的力量也不是不可能。

他的靈魂已經被那傢伙占著了呢。

真是可惜。

他可以發揮我的力量的說(笑)。

5、Twiright

賽特的全名是Seth Twiright。

但他今天卻是神助攻√

-

6、さあ、懺悔なさい……(笑)

慎心軟了。

The golden key「哐噹」一聲掉到了地上。

劫自然是察覺到了。

「不是專程來殺我嗎?現在呢?」劫嗤笑道。

慎啞口無言。

「你聽信了那傢伙的話吧,什麼傲慢什麼憤怒的。」劫的手因為憤怒而握的更緊了些,「你不恨我?」

「嗯。」慎很肯定。

「稀奇,」劫站了起來,甩了甩手,「我超怕你突然衝進影流然後喊著什麼懺悔的。」

「所以……」

「你沒感情,我知道,所以你不恨我。」

「不,」慎有些顫抖,「我不合格,本來就是。」

「誰不知道?你看看你緊張成什麼樣子的------」劫覺得有些好笑,隨後脫下面具,飄揚的白色長髮暴露在空中,「所以你是來這裡幹嘛?當影流夫人?」

慎驚呆了,不只是因為劫的話語,更多的是一種過去與現在重疊的奇異感覺。

他沒變。

變的是自己。

「別為了殺死怪物而讓自己成為另一頭怪物。」

-

-

Holy Sh*t我要考英檢了

尼馬我口說應該不會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