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不到ドロシー不改名

懶癌發作ing

【劫慎】论窝圈片级的空大要如何改善


来自 @Ting 太太之前的点文

个人是用Twitchなのです


1、

劫,是个中二病知名实况主,操作观念都不错,算是有大师的实力,然而这样的他一直有个缺点——

聊天室:87????

是的没错,我们的劫大师又空了一次华丽闪大,随后就是队友以及聊天室满满的问号攻势。

然而劫本人并不服输。

「这叫限制走位!聊天室铜牌?」

聊天室:退订囉~


2、

「月初骗订阅;月底人不见。

常开挂嘴边;敛财说感谢。」

劫和慎都是典型的敛财型实况主。

今天劫也不知哪裡来的一笔砸到了他似乎毫无内涵的头壳,表示要和慎双排并玩个游戏。

「等一下我玩艾希,我空几次大就请你吃几餐宵夜,如果我中了就你请我。」

「喔,好啊。」慎完全没发现自己答应了什么。

……

「超过一个屏幕才算。」慎似乎也被砸到了脑袋。

「……啊?」

「不然你绝对零距离大绝好不好。」

「……喔…」


3、

「……你的大绝怎么都往对面温泉射啊?」

「有没有超过一个屏幕?」

「有……」

「有没有中?」

「……有。」

「宵夜。」

心机啊。By聊天室


4、

「那么这次就开到这裡了,等一下还要帮我旁边的智障买宵夜。」慎翻了个巴洛克式华丽白眼,眼睛都眯成了等于等于的形状,看起来充满了满到要漫出来的Determination。

「其实你可以用别的方式还...」劫将镜头转向另一侧,便直接吻上了身旁正发着牢骚的人的嘴唇。
「呜...」唇齿相交的感觉很好,两人分离时都已气喘吁吁。

「那么这次台就开到这裡囉,拜拜拜拜。」

然而刚才劫并没有关掉麦,那段录音档便在网路上疯狂的流传着。

你说录音档呢?有些事请自行想像。








【劫慎】G.A.M.E. vol.4

◎「無情的舞台,總是愛好著殘酷的旋律。」

◎「但這不同、這為〝你們〞而生。」

我填完坑啦~((撒花花

-

頭痛欲裂的感覺令劫非常難受,於四肢末端送至腦部的麻痺感更是雪上加霜。

劫嘗試動了下右手,卻發現被一團硬硬的石塊限制住。

……是石膏啊。

「劫?醒來了嗎?」

慎?

不對,還有別人。

「師弟------!」

劫的身體微微顫了一下 。

「你再裝死我就------」

「好好好我起來------哎呀……疼---」

因為剛才的動作過大,導致傷口又再度裂開,甚至還在床上滲出了血跡,

「喂劫你快躺下!」慎大喊,「阿卡莉……你呀、」

「喔、喔呀,哈哈……」

阿卡莉皺了皺眉頭。

-

最近劫一直覺得這個〝世界〞有些奇怪。

不是說哪裡改變了。

而是哪裡沒有改變。

-

最近慎一直覺得〝劫〞有些奇怪。

不是說外表或性格上哪裡有問題。

而是覺得他不屬於這個〝世界〞。

-

之前阿卡莉就一直覺得哪裡有些怪怪的。

不只是整個世界,或是他人。

甚至連自己都怪怪的。

-

「慎……如果、如果……嗚…」

「怎麼了------笑一下好嗎?」

手心撫上那一頭柔軟的白毛,另一手則溫柔地擦拭著眼淚。

「哭不適合你喲,所以呀、不用擔心。」

果然還是想太多了吧。

-

「只是相信著,打敗你就是一切。」

那股力量的魅力,靈魂動搖著。

-

墮落於黑暗。愚者為之顫動。

一同將和平的蒼穹、

破壞殆盡。

-
「今天就將影流趕盡殺絕吧。」

「為了愛歐尼亞的均衡……」

「為了瓦羅然大陸的均衡……」

「為了世間萬物的均衡。」

「倘若〝那個人〞知曉一切。」

「〝義舉〞也將受到影響。」

「精心策劃、完美安排的〝滅絕〞。」

-

灼熱的淚水自臉頰隨著羽翼落下。

嘆息的焰火,也無法融化逐漸冰冷的內心。

逝去的〝慚悔〞被狠狠踐踏。

倘若連〝感情〞及〝承諾〞也視若無睹。

背棄虛假的光明------

向黑暗真實的力量疾馳而去吧。

舉起手刃,向愚者揮舞而去吧。

為了抵抗這宿命;為了自身的憤怒。

-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劫高聲尖叫著,伴隨著鮮血的溫度。

與盔甲相同的顏色襯托了此刻的劫------〝Devil〞撒旦,憤怒原罪。

血色的溫度暖和著劫的淚水,被背叛的痛苦撕扯著劫的理智,現在的他已趨近於瘋狂。

影流之主拎起頭顱,往暮光之眼丟去。

「你們的計畫沒有達成……不對、你、你不、不知道吧…哈哈…」劫粗喘著氣,胸口隨著憤怒及懊悔上下波動,「哈……」

劫猛然起身,頭有些迷迷糊糊的,手往自己所坐的位置摸索------

「床……」頭好痛。

夢嗎?

也太長了吧,感覺又再渡過了一生。

然而身上的冷汗說明了一切。

還是個惡夢呢。

太過真實的虛假讓劫不知所措,甚至有些貪戀夢裡的美好,但思索起某些畫面,讓劫的頭又再次疼了起來。

『系統提示:您已被召喚至召喚峽谷,請做好準備,30秒後立刻傳送。』

「真是的……」劫揉了下太陽穴。

魔法真麻煩。

-
-

今天的對手是他呢。

慎回憶起那夢境。

或許破鏡重圓……不是不可能?

希望呢。

-

阿卡莉賴在被窩裡,左右翻轉。

那夢一定是真實的。阿卡莉不知道為什麼,對這一點未曾懷疑過。

但如果是真的……

臥槽,慎師兄爭氣點啊,別被壓在下面。

阿卡莉見過凱能和提摩的各種互動後對這啥事已經有特殊的反應了。

EnD-4【True EnD】

-

-

基本上G.A.M.E.算是個人目前腦洞中最喜歡的世界觀ww但是整體構思時不算很完整,所以有點bugQQ

看不懂的孩紙們過乃,一個一個解釋w:

1、阿卡莉、劫、慎是【作同一個夢】。

2、vol.4的開端是上一次在vol.3留下的傷,在重新開始一次後依然留著,然而卻讓劫昏倒了。

3、阿卡莉發現這是一場夢、及輪迴是從劫喊疼那一句話起。所以阿卡莉皺眉頭不是因為慎偏袒劫,而是跟慎一樣的懷疑,但是阿卡莉一開始懷疑就馬上驗證了。

4、慎懷疑的原因是他們在夢裡的【真實的情感】,然而那些情感平常都是不曾表現的。(除了幼年劫對慎的感情)。但阿卡莉懷疑的原因是劫的傷。劫則是因為對之前輪迴的一些記憶。

5、劫懷疑的慎也有懷疑,反過來說也通,但是阿卡莉的心思更為全面。

6、vol.1的魔導師只是打醬油但是超強,還是神助攻√

7、愚者暗喻著【均衡】。(取自劫的語音)

8、devil是惡魔,同demon,但D大寫為Devil時作【撒旦】

9、這次輪迴成功是因為劫發現了真相(True)並接受其。

10、寫到【破鏡重圓】這個詞時快笑cry((不。

11、劫會覺得這個夢很長是因為輪迴好幾次的關係。順便一提,如果他沒有到達這個結局,就會變成【永不完結的夜晚】。

12、除了劫的其他兩人都沒有和打醬油的魔導師見面過。所以整個劇情都是圍繞著劫ww

13、整個G.A.M.E.由劫的一句語音而來。

總結:阿卡莉超強。

可能會寫個番外吧。

可能。

有問題再問吧●ω●((賣萌

【劫慎】饒恕

-

◎採用Vocaloid七宗罪系列的[部分]設定

◎上個月日本才出貪婪小說

◎小說沒補完

◎強行HE√

-

1、The golden key

最近影流怪怪的。

慎是這麼想的。

雖然大多數人認為影流是「暗影」的存在,但他們並不會無緣無故地到處討伐,影響愛歐尼亞的人民生活。

至少之前是這樣的。

無緣無故的性情大變,令慎感到十分疑惑,但一想到劫之前血洗寺廟的行為,心裡也不知不覺地將其合理化。

在等待看看吧。

『等待?這真的是你想要的?』

未知的聲音,但慎卻知道、

那來自〝惡魔〞。

『呵呵,聰明。我是憤怒惡魔---賽特。』

慎感覺腦袋中浮現出了一個畫面。

一把閃爍著金光的鑰匙。

-

2、The truth

「所以說、影流之主、惡魔...?」

『不錯、而他是被〝傲慢〞給附身了,當然有沒有簽訂契約我就不知道了。』

「簽…契約?」

『看來你還對這個世界觀不大熟啊…』賽特的語調帶些苦惱,『惡魔比人類高等,而大罪之器裡儲存著惡魔,所以他渴求著……』

「力量。」

3、Ira

「這裡……就是影流了。」昔日的均衡。

慎將手裡的金色鑰匙(The golden key)抓的更緊了些,胸口也因為憤怒及緊張而上下起伏。

『不得不說,還挺漂亮的嘛…』賽特有些故意地調侃,雖然慎知道賽特的用意,但他的內心卻升起了一股怒火 。

『去吧、依照著你的情感。』

4、The lied

賽特隱瞞了〝The golden key〞的力量。

但慎本身根本對劫沒有恨意。

『搞不好會直接被殺掉呢(笑)』

對劫來說,最大的阻礙就是慎。賽特是這麼認為的。但是因為大罪之器可以將人改造成後天的〝HER〞(Hereditary Evil Raiser),在加上過去的恨意,要發揮傲慢的力量也不是不可能。

他的靈魂已經被那傢伙占著了呢。

真是可惜。

他可以發揮我的力量的說(笑)。

5、Twiright

賽特的全名是Seth Twiright。

但他今天卻是神助攻√

-

6、さあ、懺悔なさい……(笑)

慎心軟了。

The golden key「哐噹」一聲掉到了地上。

劫自然是察覺到了。

「不是專程來殺我嗎?現在呢?」劫嗤笑道。

慎啞口無言。

「你聽信了那傢伙的話吧,什麼傲慢什麼憤怒的。」劫的手因為憤怒而握的更緊了些,「你不恨我?」

「嗯。」慎很肯定。

「稀奇,」劫站了起來,甩了甩手,「我超怕你突然衝進影流然後喊著什麼懺悔的。」

「所以……」

「你沒感情,我知道,所以你不恨我。」

「不,」慎有些顫抖,「我不合格,本來就是。」

「誰不知道?你看看你緊張成什麼樣子的------」劫覺得有些好笑,隨後脫下面具,飄揚的白色長髮暴露在空中,「所以你是來這裡幹嘛?當影流夫人?」

慎驚呆了,不只是因為劫的話語,更多的是一種過去與現在重疊的奇異感覺。

他沒變。

變的是自己。

「別為了殺死怪物而讓自己成為另一頭怪物。」

-

-

Holy Sh*t我要考英檢了

尼馬我口說應該不會過

【劫慎】花樹下

-

◎這真的不是練合唱練到一半跑出乃的腦洞。

◎我真的沒有在地理課碼字。

-

從前從前,在某個地方有兩個對立的教派。

這兩個教派的領導人,似乎有著深仇大恨。

其中的仇恨在眾人的口耳相傳之下變得愈來愈奇怪。

甚至已經沒有多少人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

從前從前,有個地方有顆會開花的樹。

那種花非常稀奇,據說在一朵花內會有紅白兩種顏色。

那股香味雖只是恬淡,但卻擁有許多美麗的愛情故事。

而紅白兩種顏色,經常被世人拿來比喻為[對立的戀人]。

-

教堂的鐘聲響起,兩人坐落於花樹下,相擁而吻。

-

愁花於漫空中飛舞,一旦綻放,即逐漸邁入凋零。

卻毫不自知。

-

長久和平的歲月,終究遭受干擾。

兩人分別前往沙場。

他們、本不同道。

-

花瓣掩飾了欲望,卻終究不敵人性的腐臭。

-

-

從前從前,在某個地方有顆花樹,有個美麗的愛情故事。

據說兩人戰死時,是在那花樹下,相擁長眠。

沒有人知道這是出自於巧合、抑或是出自於愛。

也沒有人知道為何命運是如此不同的兩人會在一起。

但至少,戰爭結束了。

教堂的鐘聲響起,紀念著兩人帶來的和平。

這顆花樹開的芬芳,紀念著許多的愛情故事,孕育著許多萌芽。

-

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

-

-

據說最美麗的花是用無數屍體孕育出來的。

【劫慎】G.A.M.E. ver.3

-
-

◎「時間在前進、世界在輪迴。」

◎「你發現了嗎?樂園的法則。」

-

於空中盤旋鳥禽的叫聲震耳欲聾,習慣淺眠的劫下意識地張開眼睛。

「……」

我在哪裡?我是誰?

劫轉了轉下他的腦袋,正好瞥見了自己身旁的黑毛師兄。

……

劫想起來了、他現在是均衡的弟子,因為被大師收養現在才會在這裡嘛……但是他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忘記了。

……啊啊算了、

劫不是一個善於思考的人,雖然他擁有充分的好奇心作為彌補,但是那也只僅限於有關〝力量〞的事物。

「唔…你起來啦?」

「嗯、」

「那個…」

「怎麼了?」

「你叫什麼名字啊…我忘了…哈哈。」

劫覺得或許不是只有他一個人記性很差,甚至比眼前的這位師兄還好。

「我叫…劫?」

「啊啊、對厚…你好啊------劫!」充滿活力的招呼,但反而讓劫不知所措。

「你、你好…」

請多指教……嗎?

*

一陣刀光落下、人頭隨即落地。

猩紅的腥味伴不只隨著罪惡感而來,更多的是、懊惱。

劫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時間過的越來越快了,但他發現這個世界----

不斷重覆。

「劫!唔…」

慎…!

「你、你……」

對不起……

『喂喂、你也太沒用了吧。』

一個女聲傳進了心中,劫不知道那聲音該如何形容,但一個詞彙逐漸浮現於心中……

熟悉。

『唉呀、既然你已經發現了,為什麼不試試其他路線呢?難道你要一直重複同一個結局嗎?』

「劫……我們……」

『喂喂喂!什麼意思啦?』

『唉,既然知道這個結局已經失敗了,為什麼不讓他更精彩呢?』

「來決一死戰吧。」劫無視了那股聲音,直接接上了慎的話語。

慎明顯地驚訝了下------他的瞳孔稍微放大了,但隨即調整自己的心境,重新回歸均衡。

「As you wish.」語畢,兩人有默契地向對方衝去。

*對不起我不會寫戰鬥QQ*

劫殺了慎,藉著影子的力量。

這是他所渴求的、打敗他,徹徹底底。

但是劫受不了這樣的精神壓迫。

於是他自殺了,在夕陽餘暉以及飛落花瓣下。

End-3【Twiright End】

-

〝Twiright〞是來自Mothy的V家曲〝Twiright prank〞意思大概是〝扭轉正確的〞個人這裡是帶到死亡及不詳的意思

[劫慎] Moonlit night vol.1-5


▶Don't you trust me?
▶覺得用英文比較酷((#
▶風格轉來轉去

⇢Do you have courage to commit the crime for person who loves?
“罪孽什麼的、對我來說只是小事一件。"劫。

⇢Do you have courage to commit the crime for person who loves?
“我不確定......但為了那個人、可以。"慎。

溫熱的鼻息灑在慎的脖子上,若有似無地挑逗著每一寸肌膚、每一寸神經、每一個細胞。

縱使慎不討厭這樣的感覺,而且他一直覺得那天的凶手不是劫。但是現在的情況還是太過尷尬......彷彿時間都凝固似的、

“不打算反抗嗎?"劫笑著問。

“啥?"徒如其來的疑問句讓慎有點錯愕,於是他下意識的回了一個世界通用的字。

“不要用問句回答問句......師父以前說過的。"劫依然笑著。只是這股笑容、更多的是嗤笑。

眼神帶有力量。慎是這樣想的。

猩紅色的瞳孔彷彿帶有一種魔力,禁錮了慎那金黃色的雙眸、無法別開眼神。但那股魔力、卻帶有冰冷的訊息,不允許任何人的接近、甚至關心。

“嗯...呃......我、"慎結結巴巴的說著。慎一發現自己似乎失去語言能力後,便乾脆地別過臉去。臉熱辣辣的、手上的畫也不自覺的抱的更緊了。

沒有感情?不可能。(廢話:沒有感情也是一種感情!!)

劫察覺到了慎這個細微的動作,這才發現自己原來是畫中的當事人。

他的嘴角微微上揚、但難以察覺。

原因?沒人知道。

劫接過慎手中的畫,仔細端詳。發現畫中的影像與現實毫無差異、彷彿對自己瞭若指掌似的。

這就是暮光之眼嗎?劫笑了下、但很淺。

劫沒有想到自己以往總是想著要如何打敗的高傲師兄竟然對美術如此擅長,更不要提那感性的一面((笑。

看見慎那已泛上潮紅的雙頰,他突然很想捉弄下他——

“那個——"慎打斷了劫的思想,但這個句子很短,其中帶有的情緒卻剛好踏進了劫的圈套裡。

“嗯?怎麼了?"劫依然笑著,但這次的笑容、帶點玩意。

“就是——那幅畫、" “很漂亮啊。" “、?"

(°д°)肚子餓沒腦洞(´▽`)
(゚ω゚)反正就是劫哥各種調戲慎嫂w(゚ω゚)
⊙﹏⊙沒有糧食不想產⊙﹏⊙
( ^_^ )y有糧食可能ㄅ#( ^_^ )y

作者的碎碎念:
姐30級啦XD
有沒有台服小夥伴能一起XD
希望能帶這只雷包
感覺最近劫是非BAN必選角之一啊

一些作者對於這版本Buff跟Nerf的碎碎念還有一些有的沒的(聯盟餐廳日常)


☆情節亂wwww

-

剛剛結束一場持久戰,慎正疲勞的坐在聯盟的餐廳裡。

剛剛的召喚師似乎非常專業,以TOP慎+ADCarry凱特琳+SUP珍娜這樣優秀的逆EU陣容順利擊潰對方。但是中間因為MID劫及JG夜曲的召喚師頻頻失誤,才讓對方把經濟劣勢稍微追平。幸好在後期靠著慎的41分推以及精準的全球流傳送支援團戰,才把這場戰隊積分的勝利拿下。

總而言之、他們五人最近應該會常常被同支戰隊召喚。除非他們的中路選手終於會玩逆命了。

嗯,大偏題。

通常在聯盟餐廳內都是ADCarry一桌、SUP一桌這樣的形式。除了一些像是拉克絲、魔甘娜、或奇耙打法例如JG索娜這些影響之下的英雄會到處跑外,其餘大部分都是這樣的形式。

但這個男人是例外。

“慎~~我要跟你坐一起——"劫雙手環上慎纖細的腰,頭更靠在肩上不停撒嬌。旁邊的李星表示我就算能看到你們現在我也被閃瞎了。拉克絲表示你們的閃光比我的R還要亮,光之少女你們當。塔里克表示真心閃光滿滿感覺比我的寶石亮、哥不服求解20點哪牌的。

“劫..."慎寵溺的揉了揉劫那一頭靠在自己身上的白毛“你去坐MID的桌子吧。"

“可、可是..."

“可是什麼?"

“你看他們。"
劫指了指在ADC位置、手正摟著伊澤瑞爾的塔隆。

塔隆表示我也是AD輸出只是手短了點,順便保護我家小黃毛、不服來戰。

“每天被你們閃就夠了呢...有點慈悲好嗎?"阿璃抖動了下她九條毛茸茸的尾巴,隨後擺出一個極度撩人的姿勢,眼神對著在場所有人放電,但似乎在...瞄著誰。

“我挺妳阿璃姐!"拉克絲舉起雙手代表贊同,“再閃就吃我一記R!"

“來啊來啊誰怕誰!"劫從慎的大腿上坐了起來,擺出了戰鬥的姿態,“我稍微走個位妳怎就沒魔了?哼?"

“劫......"慎嘆了口氣。

旁邊的老夫老妻組(?)槍牌表示現在的年輕人實在是太衝動了。

“啊啦~~怎麼大家在吵架呢?"狀況外的珍娜也飄到了TOP桌的位置,“我也要加入——"

“各位各位——"伊瑞莉亞氣喘吁吁的跑進了餐廳,“這個版本的改動表出來了!"

“借我看看——"離伊瑞莉亞最近的拉克絲接過了手上的表,“噗哈哈哈哈伊瑞莉亞姐妳沒有被Nerf耶!"

“我也要看——"艾希也湊到了拉克絲身旁“到是慎好像有被nerf呢。"

“還有索娜也是......懷念S2時期。"索拉卡搖了搖頭。

“奈德麗妳的標槍更痛了啦!"來自召喚師的抱怨。

“走位障礙無解..."奈德麗嘆了口氣。

“卡瑪妳的盾不會放在小兵身上了!"  “迦蘿妳poke會poke死人啊!"  “塔莉雅妳的R終於被nerf了!" “  。"

就這樣、今天又是熱鬧的一天レラ☆
-
劫表示師兄被nerf後就更好欺負了((X
-
~碎碎念~
MD別再nerf我琴女啦QwQ
我的兩隻Main角都被削XDD
S2的索娜被評為是最無腦的角色
索娜現在前期Q當打錢就好,除非跟後面的普攻一起打出去,但是考慮到走位問題還是有點危險,是說空大能醫嗎。啊認真了XD
至於卡丁丁感覺出場率會提高,但是我只會ADCarry跟SUP
是說卡丁丁你知道馬爾札哈被改弱了嗎
卡瑪的盾不會放到小兵有點感動(?)但是有被nerf,現在主Q還是E要考慮一下。但是扇子媽打人還是痛
迦蘿以前就是我很討厭的角色##
奈德麗之前某個版本就被說是清野速度最快的角色,現在拜託不要來那個標槍感覺恐怖((#
感覺最近慎嫂(?)在LMS的出場率有提高
有提到拉克絲很耗魔ww這是真的
之前在想要買卡瑪還是慎結果選了卡瑪ww在我手上近戰通通會超廢

順便一提、拳頭之前說過應該會大改造刺客,因為刺客的處境太不健康(我還是經常被秒(´Д` )),而應該會被改最多的是阿卡莉,劫哥基本上應該不會被動太多ww因為拳頭覺得劫的大絕很酷XD塔隆的話應該是不會動了0u0

感謝您看完這麼長的碎碎念0u0b

Sona專五了~~

盾不會放到小兵應該是大Buff

[劫慎] Moonlit night vol.1-4


◇雖說是月夜但是跟索拉卡沒啥關聯

⇢What do you hope to the moon?
⇢Do you wish it for person who loves?
“恨也是一種情感吧?這樣也好、我不奢求你愛我,只希望你擁有許些證明你為何而存活的«東西»。"

開滿叢花的石之道路。披著月色,增添不少神祕感、卻不失光亮。

白髮男人隻身佇立於此,眼神堅定地望著慎的房間。

隨後嘴角戲謔地上揚,但眼神透露出難以察覺的悲傷、以及絲許溫柔。

⇢What do you hope to the moon?
⇢Do you wish it for person who loves?
“我不知道我是否有許願的權力,如果可以、希望能夠和你一起。"

與黑色髪絲相稱的房間。只靠著月光照明而顯得浪漫,但房間的主人不能感受。

黑髮男人淡然望著手上的畫像,伸了伸懶腰,繼續尋找牆上的空位。

劫...?的氣息?慎聳了聳肩,覺得自己可能是得了相思病吧。

但那股感覺、愈來愈濃烈。

慎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已經完全失序了。

下一秒、畫中的人物已緊貼上自己的臉。

“貴安啊......慎——。"

覺得最近自己好高產啊レラ((X
今天打ARAM拿到索娜一整個爽啊レラ♪
拿到的那一瞬間就是“姐終於拿到MAIN角啦"XDD
連一(被)起(我)打(雷)的同學都說“你拿到MAIN角啦"ww
發現自己對近攻角色苦手レラQwQ
只會Irelia#####
但是有時候會被對面Irelia砍的超慘
所以我們決定nerf伊瑞莉亞((X

[劫慎] Moonlit night vol.1-3


“忘れて、あの日のストーリー 。"
“そして......また。。"

→純潔的月光......不分善惡地照耀著。

如往常一般、於畫布上細細描繪出熟悉但陌生的臉龐。

“在畫中的你、已經永遠都見不到了吧。"
"若然、當初願意陪伴著你。結局是否會有所不同呢?"

做完最後的修飾,放進畫框。
慎轉身一看,發現牆上已經掛滿了對他的«回憶»。

“慎——"以墨綠色為主的忍服,與慎相同烏黑的秀髪,還有那、透露著擔憂的雙眸,“慎,快睡了吧......"語畢。雙眸不自覺地飄向了慎手上的畫像。女子忍不住嘆了口氣,“聽好了、慎。劫現在已經不是當年整天追著你跑的那個小師弟了。現在他是影忍至尊、是均衡的敵人。...請你先暫時忘記他吧。"不同於以往的莽撞風格。阿卡莉語重心長地對著慎道。

“......嗯。"

聽見慎簡短卻不敷衍的回答後,阿卡莉只是搖了搖頭、再度嘆了口氣,隨後便走出房外。

'What do you fear most?'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低沉聲音傳到慎的心中。

他不知道、更不想知道。

暮光(Twilight)、顧名思義為夜幕降臨前的最後一道光芒。不屬於白日、更不屬於黑夜。

卻也代表著不祥之兆。

基本上整個Moonlit night應該都是圍繞著1-2的那四句英文ww
畫畫梗是源自於Mothy的グラスレッドの肖像喔*^ο^*
順便一提、今天跟同學去吃飯,想說要乘機趕稿,結果3小時只有105個字。理由不是太餓不想趕就是太飽((###

[劫慎] Moonlit night vol.1

Moonlit night⇢月夜

◎我流設定
◎可能OOC
◎BGM:朧月
◎さあさ、始めよ☆

    皎潔的月光詭異地勾引著夜色,璀璨的群星唯我獨尊似地搶著散發最耀眼的光芒。
    雖然是十分平常的夜景,但是今天卻覺得十分耀眼呢...想到這裡、劫嗤笑了下,一個殺人不眨眼的人居然會如此感性地去欣賞一件事物。
    不過......看到這樣的星空,劫立馬想到了他的師兄。
    那彷彿擁有著群星的美麗金眸......
    今天去探望下他好了,劫甩了甩下在月光照耀下十分耀眼的銀髮,嘴角上揚到了好看的角度。
   
    同一時間、
   
    華麗的星空背負著漆黑的夜晚,幽雅的月光灑在慎蒼白的面孔上。
    好漂亮啊。慎想。
    慎不確定自己擁有這種讚嘆的行為是否有違暮光之眼的職責。
    但是、若只有自己一人、
    就不會有人怪罪了吧。
    望向水波盪樣的湖面,映照著隨之蕩漾的皎潔輪廓。
    是很清晰的銀色呢。連月亮的思緒都如此明瞭嗎。
    慎突然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聽到的一句話。
    “師兄、感覺你的眼睛就像太陽,我的頭髮是月亮呢。"曾經,想法純真的兩人肩並肩。
    那人突然低下頭,臉上掛著大斗的淚珠,嚶嚶噎噎地補上了一句話,“或許......我們兩人以後也是這樣,不可能會面了吧。"
    那時,慎只是驚訝於那人徒如其來的情緒,寵溺地搔了搔那人的銀髮。
    那銀色的柔絲......是否已染上了不搭襯的血紅呢?
    現在、物是人非。
    只有銀月,卻沒有你。
    慎想要拋開這些回憶似地用力甩了甩頭,臉上掛著不應屬於他的淚珠,沉重地走回寢室。
   
    外頭突然一陣烏雲密布,原本的明月也隨之朦朧,只透出了許些光芒。
    即使遭受烏雲的掩蔽,但那顆月亮依然保有著原本的純潔。
   
    只是你能否不受烏雲的障眼法影響而已。
   
TBC
   
   
第一次發同人文請多指教(*゚Д゚*)
我的師兄根本少女心rrrrr
希望有劫慎同萌來認識!
然後朧月很好聽喔喔喔喔喔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