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不到ドロシー不改名

懶癌發作ing

【鬼使黑白】约束


快誇我高產!!!!

沉迷Garnidelia无法自拔

BGM:YAKUSOKU

此约束非彼约束,不对啦是这个约束才对啦不是你想的那个约束(虽然这篇文好像都可以#)。

-

「1人では届かない世界を見に行こう」

-为了见识那孤身一人无法到达的世界,前进吧。-

-

「说好了,要一起喔!一起去看外面的世界喔!」

「……嗯。」

两隻小手掌对掌,做了约定的动作。

-

他哽住喉头,想要抓住远方爱人的手由颤抖转为定格,唯一能显现时间仍流动的是带着鲜血的泪。
原本挣扎的白色身影变得毫无生息,还渗出了满片江红,但一旁的民众却是满堂欢呼,这让黑羽怒火中烧。
他想要用另一手紧握着的短刀,向每个杀了他的恶魔们刺去,一个不留。他们该为一切负责,不论是喜悦的人抑或一旁的冷漠旁观者。

他们都有罪。

但黑羽没有這麼做,务实点、他没有那麽强大。
那仅仅只能存在于幻想中,夜晚感到悲愤时幻想着的奇蹟,而且月白是绝对不会希望他去伤害人的。
他没有让心魔吞噬自我,他知道那会让他忘记初衷,由復仇转为杀意。
现在月白去了另一个世界,唯一的希望走了,他也待不久了,他想。
但现实没有给他那麽多的时间想。
下一秒,他就从背后被硬是扯走,回到罪犯的〝家〞。

-

月白死后生活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
那两人依然是百般欺凌着黑羽,黑羽也依然是成天作着苦工。只是这次,他没有了回到那间草屋的期待感以及成就感了。
为了填补空虚,或者气馁当初无法保护他,黑羽开始去距离最近的那条河旁堆石头。
据说早死的小孩是不孝的,在冥府会被判刑,所以需要在河旁堆叠起一块一块的石头,以表明小孩的孝心。
黑羽并不希望自己的弟弟死前已经遭受了无数虐待,逝世后还要被冠上不孝的罪名,况且那两人并不值得孝顺,一切都不是月白的问题。

一颗一颗把石头堆着,黑羽的意识竟开始恍惚起来。

迷煳之中,远方传来了女人的咆哮声。

「死人啦!出事啦!」
黑羽认出那是一名不配称上为〝母亲〞的人传来的,他快马加鞭,赶回自家——或许是动物的本能吧,听见熟悉的人的尖叫声,总会想要去守护,可是人是一种很複杂的动物,如果黑羽能早点体悟到这一点就好了,他或许能躲过死劫,但会更晚完成那个约定。
一路上黑羽也开始犹豫,自己到底该不该去救他们?

他们是使自己过上悲痛日子的凶手。

他们是使自己负上累累伤痕的凶手。

他们是使自己过得水深火热的凶手。

他们是将月白处死并消逝的凶手。

但黑羽依然是回去了。

推开嘎嘎作响的门板,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名卧倒在血泊中的男子。
一股噁心感席捲而来,使他喉头发出了声呜咽。
一旁的女人发现了他,随后就是一阵勐打,伴随着不知名的吼叫。不知过了多久,黑羽的眼皮开始沉重,他无法抵挡睡意。最后一幕,是那两隻佈满伤痕的小手,拉着勾勾的景象。

-

看见眼前的绝色男子,黑羽想也不想就直接扑了上去。但换来的却是手被硬生生扒开及一句「先生,请自重。」

-

鬼使黑召唤出了一把镰刀,相当锋利,可他还是随身带着那把短刀,跟生前的目的一样,都是为了保护背后的那人,儘管那人总表示自己不需要保护。

-

「所以……你要留着?」

「我不放心你。」

「欸欸?」

「我不希望你去〝祸害人间〞。」

那也不错,至少他已经成为了真正的鬼使了。

黑羽将手复上伊人,小指与小指勾起。

「我完成约定了喔。」

他哭了。

不论是鬼使黑,

甚至鬼使白。

-

烂尾啊啊呀啊啊啊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