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不到ドロシー不改名

懶癌發作ing

【鬼使黑白】Clockwork

我!居!然!填!坑!了!

月白轻抚着那早已泛黄的相片,眼神淨是说不出的疑问。
照片是古老的彩色相片,随着22世纪的初到来,一切纸本产物的都早已被取代。
他推算那张照片已是六十几年前的,靠着一些常识以及敏锐的观察力——他可以从泛黄的程度大约推算,还有一种直觉。
他或许很依赖直觉,生前的那个他。或许黑羽在创造自己时也有把〝相信直觉〞这点写进去吧。
跑到这个想法时,月白嘴角处的表皮组织稍微上扬了些,虽然是典型的皮笑肉不笑,但他不在乎,他不需要面对大众,只要他认为他确实〝存在〞就好了。黑羽在临终前留给了月白一大笔财产——用生前的那位月白的名义,旁人只认为他是个疯子,一个因为挚爱的弟弟死去而精神崩溃的疯子,却没人想过那位疯子是否将一切确实留给了那位弟弟。

「咯…咯。」月白的视线开始模煳,他感受到他的系统出现了一些连接错误,最后应声倒在木桌上。
在溷沌之中,月白唯一进行着的一条思绪,也是他会倒下的罪魁祸首。那条思绪是个问题,月白知道那个答案,但那就像一扇门,你知道门后藏着的是什么,你甚至知道要如何推开它,找到门后的宝藏。你却没有那份决心去坦然面对门后的一切真相。事实上,你只需要轻轻一推,门便会应声打开。

月白强制中断了思绪,再度埋起一切的真相。

-

再次醒来时,已经过了两天——月白猜的。
月白并不需要休眠,甚至进食,准确来说,他不需要人类一切的基本需求。而像这样的强制关机,只会影响月白的系统,两天早已是他的最高极限了,如果到了一个礼拜,那大概就无法再次自动开机了。
正常人在连续昏迷了两天都会思索一切的起源,但月白不会,不断的思索只会造成他的系统故障,换句话说,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正常人。
月白起身,开始搜刮实验室裡的所有一切,他几乎要把整间房子拆了,却也找不到任何零件。
月白感叹着黑羽的粗心,同时却也有些担心着未来。
这势必代表他必须接触人群,不会太多,但至少要和店员对话……或者放弃他的愿望,继续漫无目的〝活〞下去。
他宁可把自己拆了,也不要孤独但不会老死。
月白打算只穿件帽T,戴上帽子装个中二小子,就这样外出。但他无意间瞄到了牆角的那面旗子。
那是黑羽打造给他的,他说可以保护他……虽然月白觉得那只是面普通的旗子,保护他什么的可能只是黑羽表示裡面有他的爱……之类的吧。
他还是决定把它放进后背包裡,已备不时之需——这是月白硬按上去的,他觉得带着会安心许多,好像御守一样会守护着他。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