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不到ドロシー不改名

懶癌發作ing

【鬼使黑白】Clockwork

呜呜呜我不管我要发刀最近被插了太多刀呜呜呜(哇的一声哭出来

-

他是多麽完美。

他的弟弟。

齿轮特有的滴答声持续迴绕在阴暗的房间裡,仔细探去,你会发现整个房间只有一道模煳的光线,而那道光线反映出的是一名白髮男子……

不,那不是人类。

有大量早已成块的血迹的木製长桌,上面除了那名男子,只立着一幅相片,相片还特别表上了框,与暗室的破旧全然不同。

「终于——呼……」

发出叹息的是名黑髮男子,脸上早已是重重的黑眼圈。而桌上的男子,依靠微弱的光线,就能发现那五官是多麽的标緻立体。脸庞白皙,嘴唇则是带点樱粉,是浅笑的模样,但再仔细看点,会发现有些怪异却又无法表达的违和感。

-

「我是……?」

「你是月白,我的弟弟。」

「……合理,程式裡确实有这样一段编码。」

黑羽将〝月白〞紧紧拥入怀中,温热的泪珠滴落到了那副机械的身躯。

黑羽在颤抖,他在哭。

月白知道黑羽的行为,也知道行为背后的意义,但他无法明白。他想要给予这位赋予了他生命的哥哥一些关怀,但此时的程式似乎产生了错误,他无法做出任何行动。

只能静静地,看着一切。

-

我是月白吗?他看着镜子

是,我就是月白。

当月白一想到这个问题时,脑袋裡会出现一个声音,明确地告诉自己那千篇一律的答案。

那……我是人吗?

-

当眼前的男人奄奄一息时,月白感到很悲伤。

但那很奇怪,他确定他很难过,却没有难过的反应。

他还记得曾经有人说过的一句话。

「就算那早已不是他的弟弟,在他眼中,他依然是他最深爱的那个人。」

月白打开了房间,拿出许多未知的零件。

他要再次创造〝黑羽〞。






没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