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不到ドロシー不改名

懶癌發作ing

【鬼使黑白】World is mine

世界第一的王子殿下√√√

✩喵化

BGM:ワードイズマイン(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

仍然不忘传V家教なのです

-

洒进房内的是清晨五时的曙光。

黑羽平时自然是不会那麽早起的,至于为什麽会那麽早……他自己似乎也说不上来,比起那道异常刺眼的阳光,〝想起床所以就起来了〞——这似乎是最合适的理由吧。
反正黑羽有种感觉,好像不起床就會怎样似的。
〝反正弟弟又不会怎样。〞黑羽暗自嘲笑道。
而事实上,被黑羽料中了,月白确实有〝怎样〞,不过对他来说,是往好的方向啦——
有一双毛绒的耳朵在月白头上,因为清晨的冷空气而微微颤抖着,身体也蜷缩成一团,试图抵御寒冷的空气。
黑羽看了有点心疼,他忍住了摸摸那对耳朵的冲动,反而在帮他加件棉被、拥入怀中,用体温让他能获得一些暖和。
「唔嗯……」似乎是因为温度的变化,月白的双眸被大脑命令、张了开来。如果可以,他真希望不要睁开眼,一方面是贪睡的念头在他脑裡环绕着,而另一方面,是不想面对接下来的事——他的直觉告诉他的,月白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觉。
月白一醒来,第一个感应到的自然是那对温度敏感的恶意,这八成又是自家不正经哥哥的恶作剧吧…可惜不是。他宁愿相信这是黑羽不知道哪裡找来的头饰,而并非…他真的像一隻猫。
「白?醒来了?」
「……」
月白并不想面对现实。
「嘛……往好处想嘛——」
〝还有能比这更坏的吗〞←月白心裡是如此吐嘈的。
「你没有尾巴啊——」
〝太可惜了!!!〞←黑羽心裡如此呐喊。
「……?」好奇心会害死猫,月白亲自体悟到了这句话。因为黑羽的话语,而让月白的手不自觉地往尾椎处摸去,以检视黑羽的话语是否正确。确认事实后,月白才发现了自己方才的动作是多麽的…可爱?还顺便告知了黑羽——自己刚才是在装睡。
于是月白决定把自己埋在棉被裡,并不想面对现实……他刚才听见了一声调笑,而这使月白的双颊不自觉地泛上了潮红,火辣辣的。
顺便一提,月白害羞时头上的猫耳也会自然垂下,黑羽瞧见后、硬是忍住了想要一口咬上那对猫耳,细细舔舐并观察爱人的反应,但他很了解月白的个性,如果照做,可能要睡一个月的沙发吧。(虽然黑羽撒下娇就好了)

-

明天要去比赛了紧张紧张

会坐4~5个小时的游览车,可能会在车上继续更(如果我没晕车)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