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不到ドロシー不改名

懶癌發作ing

【鬼使黑白】るりらるりらの子守唄 (1)

想用各种歌曲形式写文,所以这篇本身是完结的说✩

-

「るりら——るりら……」
歌声终止之时,月白也已迈入了梦乡。那歌声彷彿拥有魔力,抚平了月白的一切伤痛——不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是。

像月亮一般温柔地抚摸着月白的内心。安稳入眠后、也忘却了一切不愉快。

-

「哥哥……」洁白的银髮被鲜红所玷污,背上绽放一朵朵的腥红之花。
他无力地呼唤着那人,可无奈眼前只是一片模煳的血红。把颤抖的手卖力伸出,换来的只是更加无情的踩踏。
「好痛……。」疼痛彷彿要将月白撕裂,从最深处地一点一点破裂。他试图去遗忘,但累累伤痕却不断提醒他此刻的状况。

「……。」一切都结束了。

月白再也感觉不到疼痛了。

耳畔彷彿还是那段歌谣,迴绕着、迴绕着,与这世界一起不断迴绕。

是因为死亡而对疼痛麻木,还是深爱之人的歌声呢?

「るりら……るりら……。」

-

「该怎麽说呢……」

「你的哥哥确实很在意你啊——那首歌很难唱的,让你死亡的那一瞬间能那麽平静也是了不起呢。」

-

鬼使黑不经意地哼着歌,手大剌剌地挽着鬼使白,配上那副欠揍的走路姿势、让人感觉漫不经心,更不要提他还在工作期间偷懒的这个事实了。
一旁的鬼使白则是无言,被身旁人硬拉着一起偷懒,还要被迫残害自己的耳朵,他突然有种想用小鬼砸这傢伙的冲动。
「るりら~~るりら————」

鬼使白愣住了。

在他人来讲,那只是个旋律诡谲的曲调。
那歌声绝非妖术,它触及了白最内心深处的那层黑暗,然后加以暖化。鬼使是没有灵魂的,可是鬼使白觉得——好像有什麽东西在自己内心融化了。
月白早就已经死去,取而代之的是〝鬼使白〞,但此刻、好像有什麽东西,在月白眼前与现实重叠着。
「喂……?白?」鬼使黑有些担心地望着他,「怎麽哭了?」
啊啊、是泪水啊。
鬼使白自觉羞态地抹去自己的泪水,抬起头来、正好对上了那彷彿拥有宇宙万物的眼眸。

「……不知道。」

〝我不知道为什麽会这样,但……那很温暖,真的。〞

-

✩子守唄:摇篮曲=lullaby,除了摇篮曲也有安魂曲的意思。

没错lullaby是我以前的名字

我发现我好像写不了文言的感觉(啧啧

最近一直被蚊子gank好烦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