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不到ドロシー不改名

懶癌發作ing

【鬼使黑白】夢と葉桜


BGM10題第一彈

https://m.youtube.com/watch?v=SeINrH9Bsb4

BGM見題或網址

可以看作是上篇的接續或番外…吧?

中譯:夢與葉櫻

然而此篇跟櫻花妖沒啥關係

-

1、

白櫻落於頭首之上,為白髮增添一絲生命,從已凋零的櫻花至雙腳、一片素白。
櫻花於最為妖豔之時,不同於他人的逐漸衰老,而是直接邁入終章,飄舞於空中。就算如此,她也擁有比他人更為豐富的一段曾經。

那一片片雪白引起了鬼使白的注意,以蒼白的雙手捧著一樣毫無生息、落下的飛花,接著摸了摸已滿是櫻花的頭頂,不經意地笑了起來。
頃刻後、像是尋找罪魁禍首般地抬頭仰望櫻樹,發現已有許些翠綠在枝條上傾吐著------

紛飛舞落的花瓣呢喃著,不曾忘卻的話語。

「會為了你付出一切的。」

2、

暑氣蒸騰之時,雖然已是夜晚,卻仍讓鬼使白難以入睡。
溫熱的夜風撫過雙頰,坐落於櫻樹下,原本幼小的葉櫻此時已綠意盎然,取代了原本的蒼白。
明明是一片生機,鬼使白卻意外地感到憂傷。
那一輪明月藏入雲中,收起了那唯一的希望。那份記憶始終困擾著鬼使白,有如泡沫幻影般飄渺虛無,卻又真實的不真實,不論在怎麼努力,那抹黑影也只是如曇花一現般,隨即消失。

此刻的葉櫻失去了白色後,只是沉默不語。

滾滾淚水滑落臉頰,似乎是確認著他的情感。

3、

有如這平靜的一川河水, 再度盛開的雪白櫻花依然細語著。
眼前的暴戾少年此刻流露著數不盡的溫柔,口口聲聲的〝弟弟〞讓鬼使白的心已漏了好幾拍。

但他依然抓不住那些東西。

「不用那麼在意那些東西,那些記憶我一個人承擔就夠了。」

4、

因惡夢驚醒而不眠,獨自一人漫步於溫和的風中,再度回到那顆櫻樹下,心中似乎有什麼甦醒了過來。
惡夢的景象為何,他早已心知肚明。
但他不敢面對。與其說那份記憶太過於沉重,不如說害怕這份戀情再度被喚起。

那尚未知曉的花是一份戀情,若是綻放便凋零,不如就維持現狀------

那雪白櫻花的季節,只存在於恍惚間的夢。

-----5-----

那彼方並非空無一物,兩人也非只能相逢無數而無法如願。

我們的生活,死後才正要開始呢。

6、

「我喜歡你。」
「愛戀的那種喜歡。」
「所以請讓我為了你付出一切吧。」

「…你笨蛋嗎…」
「我等你這句話很久了!」

寂寞是一種病,讓人撕心裂肺,但只要有兩個同樣有這種病的人交互感染,就會痊癒。

7、

鬼使白不知道為什麼,他對白櫻總有一種特殊的情感。

「如果你真的堅持要聽……」

「你死後,我把你埋葬於白色的櫻花樹下。」

8、

夢中場景與現實重疊,雪白櫻花與黑色身影,鬼使白依偎於後者的懷裡,那是一份十分不同的安全感。

恍惚間,沉沉睡去。

不論是人是鬼,只要感到安全,就會十分放鬆。

只要在你身邊,則一切安好。

-

葉櫻:櫻花凋謝後長出的櫻葉

-

偷偷慶祝出了第二張茨木寶寶,不知道能不能引來酒吞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