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不到ドロシー不改名

懶癌發作ing

【劫慎】饒恕

-

◎採用Vocaloid七宗罪系列的[部分]設定

◎上個月日本才出貪婪小說

◎小說沒補完

◎強行HE√

-

1、The golden key

最近影流怪怪的。

慎是這麼想的。

雖然大多數人認為影流是「暗影」的存在,但他們並不會無緣無故地到處討伐,影響愛歐尼亞的人民生活。

至少之前是這樣的。

無緣無故的性情大變,令慎感到十分疑惑,但一想到劫之前血洗寺廟的行為,心裡也不知不覺地將其合理化。

在等待看看吧。

『等待?這真的是你想要的?』

未知的聲音,但慎卻知道、

那來自〝惡魔〞。

『呵呵,聰明。我是憤怒惡魔---賽特。』

慎感覺腦袋中浮現出了一個畫面。

一把閃爍著金光的鑰匙。

-

2、The truth

「所以說、影流之主、惡魔...?」

『不錯、而他是被〝傲慢〞給附身了,當然有沒有簽訂契約我就不知道了。』

「簽…契約?」

『看來你還對這個世界觀不大熟啊…』賽特的語調帶些苦惱,『惡魔比人類高等,而大罪之器裡儲存著惡魔,所以他渴求著……』

「力量。」

3、Ira

「這裡……就是影流了。」昔日的均衡。

慎將手裡的金色鑰匙(The golden key)抓的更緊了些,胸口也因為憤怒及緊張而上下起伏。

『不得不說,還挺漂亮的嘛…』賽特有些故意地調侃,雖然慎知道賽特的用意,但他的內心卻升起了一股怒火 。

『去吧、依照著你的情感。』

4、The lied

賽特隱瞞了〝The golden key〞的力量。

但慎本身根本對劫沒有恨意。

『搞不好會直接被殺掉呢(笑)』

對劫來說,最大的阻礙就是慎。賽特是這麼認為的。但是因為大罪之器可以將人改造成後天的〝HER〞(Hereditary Evil Raiser),在加上過去的恨意,要發揮傲慢的力量也不是不可能。

他的靈魂已經被那傢伙占著了呢。

真是可惜。

他可以發揮我的力量的說(笑)。

5、Twiright

賽特的全名是Seth Twiright。

但他今天卻是神助攻√

-

6、さあ、懺悔なさい……(笑)

慎心軟了。

The golden key「哐噹」一聲掉到了地上。

劫自然是察覺到了。

「不是專程來殺我嗎?現在呢?」劫嗤笑道。

慎啞口無言。

「你聽信了那傢伙的話吧,什麼傲慢什麼憤怒的。」劫的手因為憤怒而握的更緊了些,「你不恨我?」

「嗯。」慎很肯定。

「稀奇,」劫站了起來,甩了甩手,「我超怕你突然衝進影流然後喊著什麼懺悔的。」

「所以……」

「你沒感情,我知道,所以你不恨我。」

「不,」慎有些顫抖,「我不合格,本來就是。」

「誰不知道?你看看你緊張成什麼樣子的------」劫覺得有些好笑,隨後脫下面具,飄揚的白色長髮暴露在空中,「所以你是來這裡幹嘛?當影流夫人?」

慎驚呆了,不只是因為劫的話語,更多的是一種過去與現在重疊的奇異感覺。

他沒變。

變的是自己。

「別為了殺死怪物而讓自己成為另一頭怪物。」

-

-

Holy Sh*t我要考英檢了

尼馬我口說應該不會過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