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不到ドロシー不改名

懶癌發作ing

[劫慎] Moonlit night vol.1-5


▶Don't you trust me?
▶覺得用英文比較酷((#
▶風格轉來轉去

⇢Do you have courage to commit the crime for person who loves?
“罪孽什麼的、對我來說只是小事一件。"劫。

⇢Do you have courage to commit the crime for person who loves?
“我不確定......但為了那個人、可以。"慎。

溫熱的鼻息灑在慎的脖子上,若有似無地挑逗著每一寸肌膚、每一寸神經、每一個細胞。

縱使慎不討厭這樣的感覺,而且他一直覺得那天的凶手不是劫。但是現在的情況還是太過尷尬......彷彿時間都凝固似的、

“不打算反抗嗎?"劫笑著問。

“啥?"徒如其來的疑問句讓慎有點錯愕,於是他下意識的回了一個世界通用的字。

“不要用問句回答問句......師父以前說過的。"劫依然笑著。只是這股笑容、更多的是嗤笑。

眼神帶有力量。慎是這樣想的。

猩紅色的瞳孔彷彿帶有一種魔力,禁錮了慎那金黃色的雙眸、無法別開眼神。但那股魔力、卻帶有冰冷的訊息,不允許任何人的接近、甚至關心。

“嗯...呃......我、"慎結結巴巴的說著。慎一發現自己似乎失去語言能力後,便乾脆地別過臉去。臉熱辣辣的、手上的畫也不自覺的抱的更緊了。

沒有感情?不可能。(廢話:沒有感情也是一種感情!!)

劫察覺到了慎這個細微的動作,這才發現自己原來是畫中的當事人。

他的嘴角微微上揚、但難以察覺。

原因?沒人知道。

劫接過慎手中的畫,仔細端詳。發現畫中的影像與現實毫無差異、彷彿對自己瞭若指掌似的。

這就是暮光之眼嗎?劫笑了下、但很淺。

劫沒有想到自己以往總是想著要如何打敗的高傲師兄竟然對美術如此擅長,更不要提那感性的一面((笑。

看見慎那已泛上潮紅的雙頰,他突然很想捉弄下他——

“那個——"慎打斷了劫的思想,但這個句子很短,其中帶有的情緒卻剛好踏進了劫的圈套裡。

“嗯?怎麼了?"劫依然笑著,但這次的笑容、帶點玩意。

“就是——那幅畫、" “很漂亮啊。" “、?"

(°д°)肚子餓沒腦洞(´▽`)
(゚ω゚)反正就是劫哥各種調戲慎嫂w(゚ω゚)
⊙﹏⊙沒有糧食不想產⊙﹏⊙
( ^_^ )y有糧食可能ㄅ#( ^_^ )y

作者的碎碎念:
姐30級啦XD
有沒有台服小夥伴能一起XD
希望能帶這只雷包
感覺最近劫是非BAN必選角之一啊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