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不到ドロシー不改名

懶癌發作ing

[AhrixSona] 妳的心弦、才是我最想要的寶物。


■只有我萌這對CP嗎###
■推坑囉~~

會遇見她、或許是注定。

太陽和煦地散發她的光亮,但那股溫暖怎麼也照不進我的心中。不知道該說是因為狐狸狡猾的天性還是對男人的絕望。慈悲?我怎麼可能會擁有。
我需要的、只是魂魄而已。
畢竟擁有感情只會讓夢想失敗嘛......嘖、我越來越像諾克撒斯人了呢。
想到這裡、一股忍不住地笑意湧了上來。被我所魅惑的人類有一半都是諾克撒斯人呢。
比起諾克撒斯、現在我所在的蒂瑪西亞雖然表面上崇向光明,其實也有不少陰暗面存在。只能說這些黑暗比較少吧。
啊啊、什麼時候我那麼愛想東想西了呢,趕緊尋找下一個目標才是。
突然一陣琴聲傳來,每一個音符都彷彿有了魔力,全都深深刻畫在我的心中。
那是愛歐尼亞詠嘆調、據說是一首非常高難度的曲子,而且目前曲譜目前已經失傳。一個音符、一個段落,彷彿調撥著我的心弦。
我不由自主地走向音樂的來源,每越靠近一點,心情便越隨著音調強弱而高低起伏。
不知不覺、我已經走到了一座森林中。
音樂的主人是一個面容清秀、身材絞好的雙馬尾少女。她的能力令我驚嘆、居然有人能讓妖弧被魅惑。
似乎是來到了最終的樂章,逐漸漸強的音調令我不禁隨之起舞。女孩也似乎發覺了我的存在,但她沒有多說什麼。我們兩人就這樣。一個彈琴、一個跳舞。彷彿合作無間。
最後一個音帶點明亮、卻有種說不出的傷感,而我也順勢地擺了最後的姿勢——
“啪——啪——"一陣熱烈的掌聲傳來、也立刻把我拉出了她的音樂世界。我仔細一看、那名女孩正興奮的拍著手,臉上也帶著興奮的笑容。
“(^ω^)"女孩撥動了幾個琴弦,但我馬上知道她想說的是什麼。
“我、我叫Ahri,妳呢?"

-

啊啊不想趕稿((#
最近發現我玩Karma挺厲害的XD
是說Karma sup開場就first blood double kill算正常嗎###

Sona的R有漸漸大聲的意思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