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不到ドロシー不改名

懶癌發作ing

【鬼使黑白】Chemical Star(1)

现代paro

可以接之前的危险游戏((大概

写不出来惹先丢个以证明我很高产((不

-

夏日的闷热,难免让人感到有些困顿,什麽事都打不起精神来,世界彷彿和视线一样因为过热而缓慢波动着,一切都似乎慢了下来。月白当然也不例外,整个人就赖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仗着冥府公司难得的放假、还是有薪假而让视线完全失去对焦,偶尔才会因为过久的维持同样姿势而感到的肢体僵硬才稍微翻个身。

说到放假,月白的兄长——黑羽,可就没有这麽好运了。

两人因为工作而来到了首都东京,生活步调比上家乡秋田还要来得快上许多,虽说从农村到大都市的适应期早已过了,但月白不免还是有些怀念以前的简朴生活。

近日因为秋田的开发案,日本前十大公司之一的冥府公司自然是无法缺席,可无奈阎魔以及秘书判官皆有公事在身,实在是不得已才会派出和商业开发完全沾不上边的黑羽出马,而月白则是在黑羽各种和阎魔的死皮赖脸要求之下,才以协助公事的名义随着黑羽一同来到。

顺便一提,月白此刻是住在市区内的旅馆,并非以前的家。虽然价格比高物价的东京还要低廉些,却也不便宜。但再怎麽样,他们两人除非是脑子被孟婆的锅子砸坏了,否则在怎麽样也不会回去。

然而月白并无公事在身,只好就这样发呆。过了二十分钟,若不是月白的姿势再度改变,可能会以为时间早已停止流动。

「……」肚子传来熟悉的〝咕噜咕噜〞声,月白一把抓起一旁的手机,点开一看。

正午十二时。

下面还有一条黑羽发来的消息,内容大概是〝哥哥很忙没办法陪你了你先吃吧〞这样的内容。

月白大可以直接搭电梯到旅馆一楼,直接享用提供的午餐……但他毕竟是个怀旧的人,回到离开了十几年的家乡,多多少少会有点感情。虽然童年并非非常理想,但也多少有些不错的回忆。月白终于摆脱了懒虫一条,走到旅馆门口,门口旁侍者标准的职业笑容以及九十度鞠躬让月白不免想起了黑羽……那傢伙应该是不会这样对上司如此礼貌的吧。

想到这裡,月白砸了砸嘴。

嘛……他很坚持自己绝对没有想念那个浑蛋哥哥,只不过是没办法一起吃个午餐而已。

走出舒适的冷气房,户外是豔阳高照、温度却舒适怡人,虽然比起童年时温度又再高上了些,但比起许多地区,秋田的气候确实十分舒爽。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商店街——虽然更类似于老街,有些店舖裡会摆设着武士们的帅气装备,也曾經懷有一顆中二武士夢的月白自然是被吸引而去了。

最令月白感到兴趣的是间毫无人烟的小店,月白并不喜欢过于拥挤。

角落有个厚重的盔甲,说来也好笑,不知道为什麽,那个盔甲总有种欠揍感。一旁摆着把威风凛凛的刀,后头还有画轴,人物栩栩如生,貌美如仙,画中女子好像要飞出来似的,其他还有许多装饰,像是折扇、葫芦甚至是镰刀之类的。顺便一提,月白特别喜欢那把镰刀,不为什麽,总觉得有种亲切感。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