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不到ドロシー不改名

懶癌發作ing

【鬼使黑白】Chemical Star(1)

现代paro

可以接之前的危险游戏((大概

写不出来惹先丢个以证明我很高产((不

-

夏日的闷热,难免让人感到有些困顿,什麽事都打不起精神来,世界彷彿和视线一样因为过热而缓慢波动着,一切都似乎慢了下来。月白当然也不例外,整个人就赖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仗着冥府公司难得的放假、还是有薪假而让视线完全失去对焦,偶尔才会因为过久的维持同样姿势而感到的肢体僵硬才稍微翻个身。

说到放假,月白的兄长——黑羽,可就没有这麽好运了。

两人因为工作而来到了首都东京,生活步调比上家乡秋田还要来得快上许多,虽说从农村到大都市的适应期早已过了,但月白不免还是有些怀念以前的简朴生活。

近日因为秋田的开发案,日本前十大公司之一的冥府公司自然是无法缺席,可无奈阎魔以及秘书判官皆有公事在身,实在是不得已才会派出和商业开发完全沾不上边的黑羽出马,而月白则是在黑羽各种和阎魔的死皮赖脸要求之下,才以协助公事的名义随着黑羽一同来到。

顺便一提,月白此刻是住在市区内的旅馆,并非以前的家。虽然价格比高物价的东京还要低廉些,却也不便宜。但再怎麽样,他们两人除非是脑子被孟婆的锅子砸坏了,否则在怎麽样也不会回去。

然而月白并无公事在身,只好就这样发呆。过了二十分钟,若不是月白的姿势再度改变,可能会以为时间早已停止流动。

「……」肚子传来熟悉的〝咕噜咕噜〞声,月白一把抓起一旁的手机,点开一看。

正午十二时。

下面还有一条黑羽发来的消息,内容大概是〝哥哥很忙没办法陪你了你先吃吧〞这样的内容。

月白大可以直接搭电梯到旅馆一楼,直接享用提供的午餐……但他毕竟是个怀旧的人,回到离开了十几年的家乡,多多少少会有点感情。虽然童年并非非常理想,但也多少有些不错的回忆。月白终于摆脱了懒虫一条,走到旅馆门口,门口旁侍者标准的职业笑容以及九十度鞠躬让月白不免想起了黑羽……那傢伙应该是不会这样对上司如此礼貌的吧。

想到这裡,月白砸了砸嘴。

嘛……他很坚持自己绝对没有想念那个浑蛋哥哥,只不过是没办法一起吃个午餐而已。

走出舒适的冷气房,户外是豔阳高照、温度却舒适怡人,虽然比起童年时温度又再高上了些,但比起许多地区,秋田的气候确实十分舒爽。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商店街——虽然更类似于老街,有些店舖裡会摆设着武士们的帅气装备,也曾經懷有一顆中二武士夢的月白自然是被吸引而去了。

最令月白感到兴趣的是间毫无人烟的小店,月白并不喜欢过于拥挤。

角落有个厚重的盔甲,说来也好笑,不知道为什麽,那个盔甲总有种欠揍感。一旁摆着把威风凛凛的刀,后头还有画轴,人物栩栩如生,貌美如仙,画中女子好像要飞出来似的,其他还有许多装饰,像是折扇、葫芦甚至是镰刀之类的。顺便一提,月白特别喜欢那把镰刀,不为什麽,总觉得有种亲切感。





【鬼使黑白】约束


快誇我高產!!!!

沉迷Garnidelia无法自拔

BGM:YAKUSOKU

此约束非彼约束,不对啦是这个约束才对啦不是你想的那个约束(虽然这篇文好像都可以#)。

-

「1人では届かない世界を見に行こう」

-为了见识那孤身一人无法到达的世界,前进吧。-

-

「说好了,要一起喔!一起去看外面的世界喔!」

「……嗯。」

两隻小手掌对掌,做了约定的动作。

-

他哽住喉头,想要抓住远方爱人的手由颤抖转为定格,唯一能显现时间仍流动的是带着鲜血的泪。
原本挣扎的白色身影变得毫无生息,还渗出了满片江红,但一旁的民众却是满堂欢呼,这让黑羽怒火中烧。
他想要用另一手紧握着的短刀,向每个杀了他的恶魔们刺去,一个不留。他们该为一切负责,不论是喜悦的人抑或一旁的冷漠旁观者。

他们都有罪。

但黑羽没有這麼做,务实点、他没有那麽强大。
那仅仅只能存在于幻想中,夜晚感到悲愤时幻想着的奇蹟,而且月白是绝对不会希望他去伤害人的。
他没有让心魔吞噬自我,他知道那会让他忘记初衷,由復仇转为杀意。
现在月白去了另一个世界,唯一的希望走了,他也待不久了,他想。
但现实没有给他那麽多的时间想。
下一秒,他就从背后被硬是扯走,回到罪犯的〝家〞。

-

月白死后生活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
那两人依然是百般欺凌着黑羽,黑羽也依然是成天作着苦工。只是这次,他没有了回到那间草屋的期待感以及成就感了。
为了填补空虚,或者气馁当初无法保护他,黑羽开始去距离最近的那条河旁堆石头。
据说早死的小孩是不孝的,在冥府会被判刑,所以需要在河旁堆叠起一块一块的石头,以表明小孩的孝心。
黑羽并不希望自己的弟弟死前已经遭受了无数虐待,逝世后还要被冠上不孝的罪名,况且那两人并不值得孝顺,一切都不是月白的问题。

一颗一颗把石头堆着,黑羽的意识竟开始恍惚起来。

迷煳之中,远方传来了女人的咆哮声。

「死人啦!出事啦!」
黑羽认出那是一名不配称上为〝母亲〞的人传来的,他快马加鞭,赶回自家——或许是动物的本能吧,听见熟悉的人的尖叫声,总会想要去守护,可是人是一种很複杂的动物,如果黑羽能早点体悟到这一点就好了,他或许能躲过死劫,但会更晚完成那个约定。
一路上黑羽也开始犹豫,自己到底该不该去救他们?

他们是使自己过上悲痛日子的凶手。

他们是使自己负上累累伤痕的凶手。

他们是使自己过得水深火热的凶手。

他们是将月白处死并消逝的凶手。

但黑羽依然是回去了。

推开嘎嘎作响的门板,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名卧倒在血泊中的男子。
一股噁心感席捲而来,使他喉头发出了声呜咽。
一旁的女人发现了他,随后就是一阵勐打,伴随着不知名的吼叫。不知过了多久,黑羽的眼皮开始沉重,他无法抵挡睡意。最后一幕,是那两隻佈满伤痕的小手,拉着勾勾的景象。

-

看见眼前的绝色男子,黑羽想也不想就直接扑了上去。但换来的却是手被硬生生扒开及一句「先生,请自重。」

-

鬼使黑召唤出了一把镰刀,相当锋利,可他还是随身带着那把短刀,跟生前的目的一样,都是为了保护背后的那人,儘管那人总表示自己不需要保护。

-

「所以……你要留着?」

「我不放心你。」

「欸欸?」

「我不希望你去〝祸害人间〞。」

那也不错,至少他已经成为了真正的鬼使了。

黑羽将手复上伊人,小指与小指勾起。

「我完成约定了喔。」

他哭了。

不论是鬼使黑,

甚至鬼使白。

-

烂尾啊啊呀啊啊啊

【鬼使黑白】Clockwork

我!居!然!填!坑!了!

月白轻抚着那早已泛黄的相片,眼神淨是说不出的疑问。
照片是古老的彩色相片,随着22世纪的初到来,一切纸本产物的都早已被取代。
他推算那张照片已是六十几年前的,靠着一些常识以及敏锐的观察力——他可以从泛黄的程度大约推算,还有一种直觉。
他或许很依赖直觉,生前的那个他。或许黑羽在创造自己时也有把〝相信直觉〞这点写进去吧。
跑到这个想法时,月白嘴角处的表皮组织稍微上扬了些,虽然是典型的皮笑肉不笑,但他不在乎,他不需要面对大众,只要他认为他确实〝存在〞就好了。黑羽在临终前留给了月白一大笔财产——用生前的那位月白的名义,旁人只认为他是个疯子,一个因为挚爱的弟弟死去而精神崩溃的疯子,却没人想过那位疯子是否将一切确实留给了那位弟弟。

「咯…咯。」月白的视线开始模煳,他感受到他的系统出现了一些连接错误,最后应声倒在木桌上。
在溷沌之中,月白唯一进行着的一条思绪,也是他会倒下的罪魁祸首。那条思绪是个问题,月白知道那个答案,但那就像一扇门,你知道门后藏着的是什么,你甚至知道要如何推开它,找到门后的宝藏。你却没有那份决心去坦然面对门后的一切真相。事实上,你只需要轻轻一推,门便会应声打开。

月白强制中断了思绪,再度埋起一切的真相。

-

再次醒来时,已经过了两天——月白猜的。
月白并不需要休眠,甚至进食,准确来说,他不需要人类一切的基本需求。而像这样的强制关机,只会影响月白的系统,两天早已是他的最高极限了,如果到了一个礼拜,那大概就无法再次自动开机了。
正常人在连续昏迷了两天都会思索一切的起源,但月白不会,不断的思索只会造成他的系统故障,换句话说,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正常人。
月白起身,开始搜刮实验室裡的所有一切,他几乎要把整间房子拆了,却也找不到任何零件。
月白感叹着黑羽的粗心,同时却也有些担心着未来。
这势必代表他必须接触人群,不会太多,但至少要和店员对话……或者放弃他的愿望,继续漫无目的〝活〞下去。
他宁可把自己拆了,也不要孤独但不会老死。
月白打算只穿件帽T,戴上帽子装个中二小子,就这样外出。但他无意间瞄到了牆角的那面旗子。
那是黑羽打造给他的,他说可以保护他……虽然月白觉得那只是面普通的旗子,保护他什么的可能只是黑羽表示裡面有他的爱……之类的吧。
他还是决定把它放进后背包裡,已备不时之需——这是月白硬按上去的,他觉得带着会安心许多,好像御守一样会守护着他。

【劫慎】遊戲可以輸,你什麼時候才要上了他

今天做為版本路霸的大長腿黑絲女神朵拉女王大人來到了召喚峽谷,看到隊友及對手時,她的反應是——

「GAN。」

她並不想打一打身上就有了盾。

然後就遭受閃光攻擊而死。

-

事實是上路慎v.s劫。

而中路是黑絲冷豔性感美艷絕色無雙的星朵拉v.s怎麼了很正嗎可我啥也看不到的李星。

可是這也沒有比較好。

她並不想去上路吃兵時還要無視旁邊草叢的奇怪聲音。



-

「唉你們行了兩個別玩哈哈哈來追我啊哈哈哈我來追你囉的遊戲了!」星朵拉此時散發著紫光的雙眼都成為了白光。

事實就是慎一直E走而劫一直用影分身追上。

氣得星朵拉把慎QE到了劫面前。


「小子啊別說你大姐不幫你。」

劫比起了拇指。


GJ。

然後就是一連串的不可描述。




求星朵拉的心靈陰影面積。

謝謝妳

ありがとう

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鬼使黑白】Clockwork

呜呜呜我不管我要发刀最近被插了太多刀呜呜呜(哇的一声哭出来

-

他是多麽完美。

他的弟弟。

齿轮特有的滴答声持续迴绕在阴暗的房间裡,仔细探去,你会发现整个房间只有一道模煳的光线,而那道光线反映出的是一名白髮男子……

不,那不是人类。

有大量早已成块的血迹的木製长桌,上面除了那名男子,只立着一幅相片,相片还特别表上了框,与暗室的破旧全然不同。

「终于——呼……」

发出叹息的是名黑髮男子,脸上早已是重重的黑眼圈。而桌上的男子,依靠微弱的光线,就能发现那五官是多麽的标緻立体。脸庞白皙,嘴唇则是带点樱粉,是浅笑的模样,但再仔细看点,会发现有些怪异却又无法表达的违和感。

-

「我是……?」

「你是月白,我的弟弟。」

「……合理,程式裡确实有这样一段编码。」

黑羽将〝月白〞紧紧拥入怀中,温热的泪珠滴落到了那副机械的身躯。

黑羽在颤抖,他在哭。

月白知道黑羽的行为,也知道行为背后的意义,但他无法明白。他想要给予这位赋予了他生命的哥哥一些关怀,但此时的程式似乎产生了错误,他无法做出任何行动。

只能静静地,看着一切。

-

我是月白吗?他看着镜子

是,我就是月白。

当月白一想到这个问题时,脑袋裡会出现一个声音,明确地告诉自己那千篇一律的答案。

那……我是人吗?

-

当眼前的男人奄奄一息时,月白感到很悲伤。

但那很奇怪,他确定他很难过,却没有难过的反应。

他还记得曾经有人说过的一句话。

「就算那早已不是他的弟弟,在他眼中,他依然是他最深爱的那个人。」

月白打开了房间,拿出许多未知的零件。

他要再次创造〝黑羽〞。






没了。

【劫慎】論傳送治癒的用途

今天的劫帶了傳送和治癒,而不是一貫的閃現點燃。而慎則是跑去打sup。

大約5分鐘時,下路雙方都不斷地換血,慎的對面是露璐自然是被點得不要不要的。

這時,慎的後方突然冒出了陣陣紫光。「師兄——♡」






劫按下了治癒,然後帶著少女的步伐回了中路。






然後就是滿滿的問號伺候。







隊友:???










First Blood!對面球女單殺了劫。

我愛球女,球女愛我

【劫慎】论窝圈片级的空大要如何改善


来自 @Ting 太太之前的点文

个人是用Twitchなのです


1、

劫,是个中二病知名实况主,操作观念都不错,算是有大师的实力,然而这样的他一直有个缺点——

聊天室:87????

是的没错,我们的劫大师又空了一次华丽闪大,随后就是队友以及聊天室满满的问号攻势。

然而劫本人并不服输。

「这叫限制走位!聊天室铜牌?」

聊天室:退订囉~


2、

「月初骗订阅;月底人不见。

常开挂嘴边;敛财说感谢。」

劫和慎都是典型的敛财型实况主。

今天劫也不知哪裡来的一笔砸到了他似乎毫无内涵的头壳,表示要和慎双排并玩个游戏。

「等一下我玩艾希,我空几次大就请你吃几餐宵夜,如果我中了就你请我。」

「喔,好啊。」慎完全没发现自己答应了什么。

……

「超过一个屏幕才算。」慎似乎也被砸到了脑袋。

「……啊?」

「不然你绝对零距离大绝好不好。」

「……喔…」


3、

「……你的大绝怎么都往对面温泉射啊?」

「有没有超过一个屏幕?」

「有……」

「有没有中?」

「……有。」

「宵夜。」

心机啊。By聊天室


4、

「那么这次就开到这裡了,等一下还要帮我旁边的智障买宵夜。」慎翻了个巴洛克式华丽白眼,眼睛都眯成了等于等于的形状,看起来充满了满到要漫出来的Determination。

「其实你可以用别的方式还...」劫将镜头转向另一侧,便直接吻上了身旁正发着牢骚的人的嘴唇。
「呜...」唇齿相交的感觉很好,两人分离时都已气喘吁吁。

「那么这次台就开到这裡囉,拜拜拜拜。」

然而刚才劫并没有关掉麦,那段录音档便在网路上疯狂的流传着。

你说录音档呢?有些事请自行想像。








刚刚去吃烤肉结果店里在放极乐净土XDD

害我边吃肉边抖腿###